類型:
不限 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 寫雨 寫雪 寫風 寫花 梅花 荷花 菊花 柳樹 月亮 山水 寫山 寫水 長江 黃河 兒童 寫鳥 寫馬 田園 邊塞 地名 抒情 愛國 離別 送別 思鄉 思念 愛情 勵志 哲理 閨怨 悼亡 寫人 老師 母親 友情 戰爭 讀書 惜時 婉約 豪放 民謠 節日 春節 元宵節 寒食節 清明節 端午節 七夕節 中秋節 重陽節 憂國憂民 詠史懷古 抒懷 憤恨 懷念 生活 歷史 借古抒懷 壯志 惜春 女子 傷懷 離恨 懷才不遇 曠達 向往 感嘆 紀游 惜花 思國 言志 回憶 傷春 追求 贊頌 歌女 相思 故事 落花 優美 苦悶 懷人 人生 議論 西湖 壯志難酬 賞月 其他 想象 月夜 白菊 神話 登高 最美 典故 猖狂 祝壽 恨別 勸勉 自白 無奈 春愁
作者:
不限 范仲淹 蘇軾 毛澤東 岳飛 陸游 李清照 李煜 辛棄疾 柳永 晏殊 納蘭性德 李白 鄭燮 秦觀 白居易 王觀 劉禹錫 楊慎 李之儀 張志和 歐陽修 秋瑾 元好問 姜夔 溫庭筠 晏幾道 韋莊 宋祁 周邦彥 米芾 馮延巳 賀鑄 唐寅 晁補之 劉辰翁 黃庭堅 張孝祥 趙彥端 蘇轍 張先 萬俟詠 劉著 王安石 馬子嚴 康與之 朱敦儒 姜特立 黃孝邁 嚴蕊 顧夐 吳潛 陳與義 樂婉 王國維 京鏜 沈蔚 陳亮 趙佶 施耐庵 錢惟演 程垓 張炎 呂本中 蔣捷 潘閬 蔡伸 王沂孫 孫光憲 吳激 聶勝瓊 劉過 文天祥 朱淑真 朱彝尊 楊炎正 佚名 仲殊 汪元量 楊冠卿 陳克 范成大 吳泳 吳文英 文征明 陳著 石孝友 張元干 朱栴 楊萬里 顧貞觀 王清惠 皇甫松
朝代:
不限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現代
  •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清代納蘭性德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頭。教他珍重護風流。端的為誰添病也,更為誰羞。

    密意未曾休,密愿難酬。珠簾四卷月當樓。暗憶歡期真似夢,夢也須留。

    追憶 , 無奈 , 秋天

    翻譯

    淅淅瀝瀝的夜雨,滴答出一個寒秋,也恰好將深深的思念,灑上我心頭。你一定要珍重自己,保護好綽約的風姿。你究竟為誰才生了病?又是為誰才如此嬌羞?

    珍藏的心意不曾休止,心中的愿望難以實現。我卷起四周的珠簾,且讓月光灑滿小樓。回想起歡聚的日子,真像一場美夢,縱然是夢,我也要竭力挽留。

    注解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頭。教他珍重護風流。端的為誰添病也,更為誰羞(xiū)。
    風流:指美好動人之風韻。端的:究竟、到底。

    密意未曾休,密愿難酬(chóu)。珠簾四卷月當樓。暗憶歡期真似夢,夢也須留。
    密意:隱秘的情意。珠簾四卷:謂樓閣四面的珠簾卷起。


    賞析

      上片先寫環境氛圍,烘托無奈之心境,秋雨襲來,愁上心頭,離別之時,互道珍重。究竟是為誰相思成疾,又是為誰害羞?下片寫她對離人的深懷眷念,相思之情未曾斷絕,只是想見的心愿難以實現。明月升起,將樓閣四面的珠簾卷起。

      人世間最可悲的事情莫過于明知道無意義,卻不得不去做,明明不愿意,又不得不強顏歡笑去做的事情。

      對職業的厭倦,對富貴的藐視,還有對他的仕途的不屑,令納蘭身上別具一番氣質,他對輕而易舉得到的一切榮華富貴都毫不珍惜,甚至抱著厭惡的心態,他想要拋棄身邊的一切,包括他那個富貴的家庭,可是他無法做到,早在他出生的時候,上天就將這些沉重地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無法推卸。

      秋風秋雨愁煞人。深秋時分,最是人心苦悶之時,看到萬物凋零,一切都要歸于沉寂,心內自然是不好受的。納蘭自幼體弱多病,他一直身患寒疾,總是會因為天氣變幻無常。而臥病在床。這樣的季節,孱弱的身體,無盡的人生,一切都讓納蘭感到萬念俱灰。“夜雨做成秋。恰上心頭”,一想到秋天,首先想到的便是連綿的細雨,還有早早就降臨的夜晚,愁緒重回心頭。

      “教他珍重護風流。”看似對友人道珍重,希望朋友能夠在今后的歲月中過得更好,但細讀之下,似乎又不是。“端的為誰添病也?更為誰羞?”思念友人,也不至于會思念成疾,如果是思念戀人,那么這位戀人又會是哪位女子,縱觀納蘭生平,似乎捕捉不到和這名女子相關的信息。

      既然沒有蹤跡可尋,那便姑且當做是納蘭擬人的一種寫法吧。在這首詞中,納蘭隱秘的情感得以宣泄,他悄聲訴說道:“密意未曾休,密愿難酬。”從未停止過想念,只是這想念無法得以相見,故而遺憾。詞人不由追憶往事,回味歡聚的快樂,如夢如真。

      明月當空,對夜色嘆息,這就是一場虛無的夢幻,“珠簾四卷月當樓”。樓閣上的珠簾卷起,明月照進來,光線黯淡,更加讓這思念變得不真實起來,或許“暗憶歡期真似夢,夢也須留”,這一切都只是納蘭在病中,胡思亂想出來的吧,所謂對伊人的思念,也不過是他胡亂所想的。


    背景

      康熙年間,由于對亡妻的懷念,對友人的牽絆,還有對自身現狀的不滿以及無能為力的無奈,都讓詞人感到悲哀。于是詞人為了抒發自己內心的無邊無際的愁緒,寫下了這首《浪淘沙》。

  • 鷓鴣天·寒日蕭蕭上鎖窗

    宋代李清照

    寒日蕭蕭上鎖窗,梧桐應恨夜來霜。酒闌更喜團茶苦,夢斷偏宜瑞腦香。
    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凄涼。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

    抒懷 , 思鄉 , 秋天

    翻譯

    深秋慘淡的陽光漸漸地照到鏤刻著花紋的窗子上,梧桐樹也應該怨恨夜晚來襲的寒霜。酒后更喜歡品嘗團茶的濃釅苦味,夢中醒來特別適宜嗅聞龍涎香那沁人心脾的余香。
    秋天快要過去了,依然覺得白晝非常漫長。比起王粲《登樓賦》所抒發的懷鄉情,我覺得更加凄涼。不如學學陶淵明,沉醉酒中以擺脫憂愁,不要辜負東籬盛開的菊花。

    注解

    寒日蕭蕭上鎖窗,梧桐應恨夜來霜。酒闌(lán)更喜團茶苦,夢斷偏宜瑞(ruì)腦香。
    蕭蕭:凄清冷落的樣子。原為象聲詞,如風聲、雨聲、草木搖落聲、馬蹄聲。《詩經·小雅·車攻》有“蕭蕭馬鳴”,《楚辭·九懷·蓄英》有“秋風兮蕭蕭”,《史記·刺客列傳》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瑣窗:鏤刻連鎖紋飾之窗戶。多本作鎖窗,當以瑣窗為勝。酒闌:酒盡,酒酣。闌:殘,盡,晚。司馬遷《史記·高祖本紀》有“酒闌”,裴骃集解曰“闌,言希也。謂飲酒者半罷半在,謂之闌。”文選·謝莊《宋孝武宣貴妃誄》有“白露凝兮歲將闌”,李善注曰“闌,猶晚也”。團茶:團片狀之茶餅,飲用時則碾碎之。宋代有龍團、鳳團、小龍團等多種品種,比較名貴。歐陽修《歸田錄》卷二:“茶之品,莫貴于龍鳳,謂之團茶,凡八餅重一斤。”瑞腦:即龍涎香,一名龍腦香。

    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凄涼。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lí)菊蕊黃。
    仲宣:王粲,字仲宣,漢末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隨分:隨便,隨意。尊前:指宴席上。尊:同“樽”。東籬菊蕊黃:化用陶淵明《飲酒二十首》的“采菊東籬下”句。


    賞析

    這首詞寫秋景,寄鄉愁,是一首典型的易安晚期作品。通篇從醉酒寫鄉愁,悲慨有致,凄婉情深。此詞開頭兩句寫寒日梧桐,透出無限凄涼。“蕭蕭”這里是蕭條、寂寞之意。“瑣窗”是雕有連瑣圖案的窗欞。“上”字寫出寒日漸漸升高,光線慢慢爬上窗欞,含著一個時間的過程,表明作者久久地觀看著日影,見出她的百無聊賴。梧桐早凋,入秋即落葉,“恨霜”即恨霜落其葉。草木本無知,所以,梧桐之恨,實為人之恨。從而借景抒情,繪出了作者的孤獨和寂寥。因為心情不好,只好借酒排遣,飲多而醉,不禁沉睡,醒來唯覺瑞胸熏香,沁人心脾。三、四兩句分別著一“喜”字“宜”字,似乎寫歡樂,實際它不是寫喜而是寫悲。“酒闌”謂飲酒結束的時候。“團茶”即茶餅,宋代有為進貢而特制的龍團、鳳團,印有龍鳳紋,最為名貴。茶能解酒;特喜苦茶,說明酒飲得特別多;酒飲得多,表明愁重。“瑞胸”,熏香名,又名龍腦,以龍腦木蒸餾而成。“宜”表面似乎是說香氣宜人,實則同首句的寒日一樣,是借香寫環境之清寂,因為只有清冷寂靜的環境中,熏香的香氣才更易散發,因而變得更深更濃,更能使人明顯感覺到。

    上片敘事,主寫飲酒之實“秋已盡,日猶長”寫作者個人對秋的感受。“仲宣”句用典,以王粲思鄉心情自況。王粲,字仲宣,山陽高平(今山東鄒縣)人,十七歲時因避戰亂,南至荊州依劉表,不受重視,曾登湖北當陽縣城樓,寫了著名的《登樓賦》,抒發壯志未酬、懷鄉思歸的抑郁心情。這兩句透露出詞人孤身漂泊,思歸不得的幽怨之情。深秋本來使人感到凄清,加以思鄉之苦,心情自然更加凄涼。“猶”、“更”這兩個虛詞,一寫主觀錯覺,一寫內心實感,都是加重描寫鄉愁。結句是為超脫語。時當深秋,籬外叢菊盛開,金色的花瓣光彩奪目,使她不禁想起晉代詩人陶潛“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句,自我寬解起來:歸家既是空想,不如對著尊中美酒,隨意痛飲,莫辜負了這籬菊笑傲的秋光。“隨分”猶云隨便、隨意。下片寫飲酒之因,是對上片醉酒的說明:本來是以酒澆愁,卻又故作達觀之想,而表面上的達觀,實際隱含著無限鄉愁。李清照的這首詞是其晚年流寓越中所作,詞中表露的鄉愁因和故國淪喪,流離失所的悲苦結合起來,其中的憂憤更深。


    背景

    此詞寫作時間尚有爭議,有人認為是李清照“晚年流寓越中所作”,當時趙明誠已去世,“茶苦”和“夢斷”二語是暗寓作者的亡夫之痛。

  • 浪淘沙·一葉忽驚秋

    宋代賀鑄

           一葉忽驚秋。分付東流。殷勤為過白蘋洲。洲上小樓簾半卷,應認歸舟。 

           回首戀朋游。跡去心留。歌塵蕭散夢云收。惟有尊前曾見月,相伴人愁。


    寫景 , 懷人 , 秋天

    翻譯

           看到葉子落下忽然驚覺秋天到了,這秋色交給了東去的流水。流水殷勤地流過白蘋洲,沙洲上有簾幕半卷的小樓,樓中的人應該在識別返回的小舟。

           回望之前和友人出游心里依然懷戀,出游的痕跡消失了那份心情卻保存了下來。動聽的歌曲消散了,美人也不見了,只有飲酒時看到的月亮和以前一樣,和人交相愁苦。


    注解

           一葉忽驚秋。分付東流。殷(yīn)勤為過白蘋洲。洲上小樓簾半卷,應認歸舟。 

           分付:意為交給。白蘋洲:泛指長滿白色蘋花的沙洲。

           回首戀朋游。跡去心留。歌塵蕭散夢云收。惟有尊前曾見月,相伴人愁。

           歌塵:形容歌聲動聽。夢云:戰國宋玉《高唐賦》中的人物,所以泛指美女。


  • 漁家傲·五月榴花妖艷烘

    宋代歐陽修

           五月榴花妖艷烘。綠楊帶雨垂垂重。五色新絲纏角粽。金盤送。生綃畫扇盤雙鳳。

           正是浴蘭時節動。菖蒲酒美清尊共。葉里黃鸝時一弄。猶瞢忪。等閑驚破紗窗夢。


    翻譯

           五月是石榴花開得季節,楊柳被細雨潤濕,枝葉低低沉沉地垂著。人們用五彩的絲線包扎多角形的粽子,煮熟了盛進鍍金的盤子里,送給閨中女子。

           這一天正是端午,人們沐浴更衣,想祛除身上的污垢和穢氣,舉杯飲下雄黃酒以驅邪避害。不時的,窗外樹叢中黃鸝鳥兒鳴唱聲,打破閨中的寧靜,打破了那紗窗后手持雙鳳絹扇的睡眼惺忪的女子的美夢。


    注解

           五月榴花妖艷烘。綠楊帶雨垂垂重。五色新絲纏角粽(zòng)。金盤送。生綃(xiāo)畫扇盤雙鳳。

           妖艷:紅艷似火。生綃:未漂煮過的絲織品。古時多用以作畫,因亦以指畫卷。

           正是浴蘭時節動。菖(chānɡ)蒲(pú)酒美清尊共。葉里黃鸝時一弄。猶瞢(ménɡ)忪。等閑驚破紗窗夢。 

           浴蘭:見浴蘭湯。驚破:打破。


    賞析

           《漁家傲·五月榴花妖艷烘》是宋代歐陽修的一首詞。

      上片寫端午節的風俗。用“榴花”“楊柳”“角粽”等端午節的標志性景象,表明了人們在端午節的喜悅之情。

      下片寫端午節人們的沐浴更衣,飲下雄黃酒驅邪的風俗。后面緊接著抒情,抒發了一種離愁別緒的青絲。

      歐陽修《漁家傲》寫的閨中女子,給讀者留下了想像的空間:享用粽子后,未出閣的姑娘,在家休息,夢醒后想出外踏青而去。抒發了閨中女子的情思。


  • 行香子·秋與

    宋代蘇軾

           昨夜霜風。先入梧桐。渾無處、回避衰容。問公何事,不語書空。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來庭下,光陰如箭,似無言、有意傷儂。都將萬事,付與千鐘。任酒花白,眼花亂,燭花紅。

    生活 , 秋天

    翻譯

           昨夜霜降寒風驟起,梧桐葉落紛紛,我無處回避自己衰老的面容。秋風問我為何這樣,我沒有說話,只是用手在空中書寫。人老了,有時沉醉有時沉病有時慵懶。

           早晨來到院子里,感嘆時光荏苒,歲月流逝,雖不吭聲,似乎有意讓我傷心。如今萬念俱空,把所有心事,都換作千杯酒來飲。哪管它酒花白、眼花亂、燭花紅。

    注解

           霜風:刺骨寒風。衰容:衰老的面容。不語書空:不說話,用手指在空中虛畫字形。慵:困倦。

           儂:我,系江浙方言。付與千鐘:交付酒杯,即以酒澆愁之意。鐘,酒器。酒花:指斟酒時酒面泛起的珠花。眼花:這里指視線。燭花:指蠟燭的火焰。

    賞析

           此詞上片寫景抒情,將秋風擬人與人對話,寫詞人面對蕭瑟秋景,衰容劇增。悲秋是中國古典詩詞中歷史悠久的傳統主題,“霜風”就渲染出秋日的蕭瑟氛圍,奠定了全詞悲涼哀怨的基調;盡管詞人不愿意讓人看出內心的痛苦,但“衰容”遮掩不住其因政治上的挫折而帶來的郁結。接著以問句的形式寫出詞人有冤無處訴的憂郁憤激,“醉、病、慵”高度概括出了詞人生活的無聊和苦悶,顯示出對社會和人事的完全絕望。

      下片敘事議論,寫詞人早上醒來,來得庭院,感嘆時光易逝,來日無多,而當時處境,只能讓他將世間萬樁事付與千鐘美酒,任憑酒花雪白,眼花繚亂,燭花火紅。光陰似箭,強烈地表現出詞作的感傷之情;酒醉、眼亂、燭紅,充分寫出了詞人狂放不羈的醉態。

      此詞上下片采用對稱結構,但時序上卻有“昨夜”與“今朝”的先后承遞關系。詞中描述了兩幅衰容,一是霜風昨夜入梧桐、今朝來庭下的蕭瑟冷落;一是詞人病后意慵懶、酒后眼花亂的潦倒頹放。

      全詞融悲自然之秋、悲生命之秋和悲心境之秋為一體,風格悲涼凄婉,情感沉郁纏綿,富有感染力。它硬語盤空,借秋日病愈,抒發了官場坎坷、世路滄桑的感嘆,流露出風燭殘年的悲傷。

      作者一生多舛,幾遭貶謫。這時,曾經驕傲的才子,回望一生漂泊,秋風中過往的淡然、堅定、灑脫似一一看穿。這時的他褪去了才子的傲然,傷得真切。全詞悲切中又有作者一如既往的曠達,也表達了作者對坎坷一生的無謂態度,在傷感中放任心性的情感,哀而不傷.

    背景

           這首詞創作于作者晚年,屬悲秋之作。紹圣元年(1094年)遷惠州后,蘇軾于紹圣二年(1095年)七月痔疾發作,八九月間始愈,時已至深秋,與此詞所寫景色相合。此詞或作于此時。

  • 長相思·一重山

    五代李煜

           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

          菊花開,菊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閑。

    思念 , 寫山 , 秋天

    翻譯

           一重又一重,重重疊疊的山啊。山是那么遠,天是那么高,煙云水氣又冷又寒,可我的思念像火焰般的楓葉那樣。

           菊花開了又落了,日子一天天過去。塞北的大雁在高空振翅南飛,思念的人卻還沒有回來。悠悠明月照在簾子上,隨風飄飄然。


    注解

           重:量詞。層,道。煙水:霧氣蒙蒙的水面。。楓葉:楓樹葉。楓,落葉喬木,春季開花,葉子掌狀三裂。其葉經秋季而變為紅色,因此稱“丹楓”。古代詩文中常用楓葉形容秋色。丹:紅色。

          塞雁:塞外的鴻雁,也作“塞鴻”。塞雁春季北去,秋季南來,所以古人常以之作比,表示對遠離故鄉的親人的思念。簾:帷帳,簾幕。風月:風聲月色。

    賞析

           《長相思·一重山》這首小令,《新刻注釋草堂詩余評林》在詞調下題作“秋怨”。這“秋怨”,便是統貫全詞的抒情中心。雖然通篇未曾出現“秋”、“怨”字眼,但仔細吟誦一遍,便會覺得“秋怨”二字確實最為簡潔、準確地概括了本詞的旨意。 全詞寫了一個思婦在秋日里苦憶離人、急盼歸來,然而最終沒有盼來的怨恨心緒。上片寫她望中所見之景。那遠行在外的征人而今身處何方呢?他是否正跋涉在返鄉的路上呢?懷著這種焦迫不安的心情,她不時地企足遙望,希望能夠有所發現。可是,進入視野的除了重重疊疊的山嶺峰巒外,還有的就是遼闊高遠的青冥和天際處的迷離煙水了。第三句描寫了一幅荒寂寥廓的群山秋色圖,層次極為分明:“一重山”,是近景,“二重山”,是中景;“山遠天高煙水寒”,是遠景。這一切都是跟著思婦眺望目光的由近及遠漸次展開的。清初詞人納蘭性德的名作《長相思》曰:“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寫主人公越山過水,漸去漸遠,很可能是受了該詞的啟發。需注意的是,“煙水寒”的“寒”,并非僅僅用來形容“煙水”,而且還曲折傳出了思婦的心理感覺。正因為久望不見,更添哀傷,心頭才滋生了寒意。如此,則目中所見,自然皆帶寒意了。上片結句說她“望盡天涯路”而無所得,便收束眼光,不經意地掃視周遭景物,瞥見不遠處有楓葉如火,灼人眼目。這使她猛然想起:時令又到了丹楓滿山的秋天,自己經年累月的相思之情何日才能了結啊?“相思”一詞的出現,使得詞旨豁然顯現。

      下片便順著“相思”折入,著重刻畫她的心理活動,寫她思中所念之事。“菊花開,菊花殘”,用短促、相同的句式,點出時間流逝之速,暗示了她相思日久,怨愁更多。緊連著的“塞雁高飛人未還”,可視為她的直接抒情,也可以看作她在觸景生情。塞外大雁尚且知道逢秋南歸,那飄泊在外的游子為什么還見不到他的蹤影呢?用雁知“歸”來反襯人不知“還”,就更深一層地表現出了她的內心怨苦。怨恨盡可以怨恨,但它畢竟是產生于“相思”基礎上的,如今良人未還,說不定他碰上了什么意外,或是在路途上染上了風疾。這些想法涌上心頭,使得女主人公在怨恨之余,又深深地為他擔憂起來了。“一簾風月閑”,刻畫出了思婦由于離人不歸,對簾外風晨月夕的美好景致無意賞玩的心境。柳永《雨霖鈴》詞寫一對戀人分別后的意緒說:“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含意正與此同。

      這首詞的最大特點是,句句寫思婦“秋怨”,“秋怨”二字卻深藏不露。對思婦的外貌、形象、神態、表情未作任何描摹,而是側重于表現出她的眼中之景,以折現其胸中之情,用筆極其空靈。李煜詞的語言錘煉功夫很深,他善于用單純明凈、簡潔準確的語言生動地再現物象,展示意境。這個特點在該詞里也有鮮明的體現,象“山遠天高煙水寒”句,自然明朗,形象豐富,立體感強,境界闊遠,并且景中蘊情,耐人尋味。對這首詞,前人評價頗多,其中以俞陛云之說為精當:“此詞以輕淡之筆,寫深秋風物,而兼葭懷遠之思,低回不盡,節短而格高,五代詞之本色也。”(《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背景

           后主李煜的前期作品主要反映宮廷生活和男女情愛,題材較窄,這個時期的詞作風格綺麗柔靡,還不脫“花間”習氣。但其仍有一些抒發悲愁情緒的作品,沒有后期復雜的情感,只是通過寫詞即興抒發內心的情感,《長相思·一重山》便是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品。

  • 清平樂·候蛩凄斷

    宋代張炎

           候蛩凄斷,人語西風岸。月落沙平江似練,望盡蘆花無雁。

           暗教愁損蘭成,可憐夜夜關情。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


    翻譯

           蟋蟀哀鳴欲斷魂,秋風蕭瑟秋江岸,人與秋蟲共鳴。冷月落沙洲,澄江如彩絹,千里蘆花望斷,不見歸雁行蹤。

            默默愁煞庾信,可憐夜夜脈脈含離情。只有那一葉梧桐悠悠下,不知寄托了多少秋涼悲聲!


    注解

           候蛩(qióng)凄斷,人語西風岸。月落沙平江似練,望盡蘆花無雁。

           蛩:蟋蟀。練:素白未染之熟絹。蘆花:蘆絮。蘆葦花軸上密生的白毛。

           暗教愁損蘭成,可憐夜夜關情。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

           愁損:愁殺。蘭成:北周庾信的小字。關情:動心,牽動情懷。


    賞析

           據《珊瑚網》卷八記載:陸行直《清平樂·重題碧梧蒼石圖》序中有“候蟲凄斷,人語西風岸。月落沙平流水漫,驚見蘆花來雁。可憐瘦損蘭成,多情因為卿卿。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一詞。詞中所言“卿卿”為當時陸之歌伎,才色皆稱。此詞定稿后關鍵字句有較大改動。大概是在作者收入詞集時,有意為之。原詞無非是寫一點“花情柳思”,表達出一種風流艷情,而定稿則將艷情轉向“愁情”——為國破為家亡而發的感慨致深的悲愁。

      上片“候蛩”四句寫出秋意:候蛩(即蟋蟀)的哀鳴,西風的衰颯,秋月的清冷,秋江的澄凈,無雁的蘆花,一幅蕭殺的“秋曉圖”。以中,人們不難觸發出一股悲憤憂愁的“共鳴”來。作者選景立意頗深:寫秋寒,不言西風呼嘯,而言候蛩凄斷;寫秋感,不半個愁字,而言蘆花盼雁。既含蓄又有美感,表現作者深厚的功力。

      下片“暗教”四句,道出無限“秋愁”:“蘭成”,南朝梁時詩人廋信的小字,后其被北方政權所俘。“梧葉”,梧桐之葉,其最易引發秋感。白居易《長恨歌》中有“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把“秋雨梧桐”作為人世中最易引起愁情悲感的事來寫。而晚唐詞人“溫庭筠”又有“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更漏子》),更為梧葉增添豐厚的感情積淀。而作者言梧葉而寫“一枝”,正是更加形象地表現出孤苦潦落,刻劃人物情景入木三分。下片短短幾句,卻把上片所寫之景統統升華、提煉成了情語,借廋信之事道出人間道不盡的悲歡離合,借梧葉之孤義表達人世的蒼滄。而最后一句“梧葉秋聲”又極具概括性和藝術性,又成為蓋世佳句。

      此詞在藝術上是成功的,從選景的巧妙,從言情的深遠,都極具特色。其筆調精練,含蓄;其風韻幽雅獨特;其意境清空淡遠;其情感真切感人。正是由于這樣的造詣,張炎的“秋詞”可以與宋玉的《九辯》、歐陽修的《秋聲賦》并列。


  • 怨王孫·湖上風來波浩渺

    宋代李清照

    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蓮子已成荷葉老。青露洗、蘋花汀草。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

    寫景 , 贊頌 , 秋天

    翻譯

    微風輕拂著湖水,更覺得波光浩渺,正是深秋的時候,紅花葉凋,芳香淡薄。水光山色與人親近,唉!我也說不清這無比的美好。

    蓮子已經成熟,蓮葉也已衰老,清晨的露水,洗滌著水中蘋花,汀上水草。眠伏沙灘的水鳥也不回頭,似乎怨恨人們歸去的太早。

    注解

    湖上風來波浩渺(miǎo)。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浩渺:形容湖面空闊無邊。秋已暮:秋時已盡。紅、香:以顏色、氣味指代花。

    蓮子已成荷葉老。青露洗、蘋花汀草。眠沙鷗鷺(lù)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 

    蘋:亦稱田字草,多年生淺水草本蕨類植物。汀:水邊平地。眠沙鷗鷺:眠伏在沙灘上的水鳥。

    賞析

      這是一首秋景詞,詞人以其獨特的方式,細膩委婉又具體形象地傳達出一種特色鮮明的陰柔之美。 這首詞當寫于詞人南渡前的早期。秋天給人們帶來的常常是蕭瑟冷落的感覺,自宋玉“悲秋”以來,文人筆下的秋景,總呈現出一種悲涼蕭瑟之色。然而李清照這首《怨王孫》中的秋景,展現的是一幅清新廣闊的畫圖,詞人不僅賦予大自然以靜態的美,更賦予生命和感情,由此見出詞人不同凡俗的情趣與襟懷。 

      “湖上風來”句起語不俗,避開俗套。秋高氣爽,常見風平波靜,而一旦朔風初起,便會吹起悠遠的水波,宣告著深秋到了,所以說“秋己暮”。而一句“紅稀香少”,更通過自然界色彩和氣味的變化,進一步點染了深秋的景觀。大自然總是宜人的,深秋季節卻別有滋味,這里,作者不說人們如何的喜愛山水,倒說“水光山色與人親”,將大自然人情化、感情化了。正是這“與人親”,方換得人與景親,也才能真的領略到大自然的水光山色中的景物美,所以,作者所說的“說不盡、無窮好”言之有根,是從心田深處發出的真誠的贊頌之語。 

      下片雖然仍是對秋景色的繼續描繪,但卻不是簡單的重復。蓮實葉老、露洗蘋草,都標示著深秋的時令,人所共見,卻易于忽略,一經作者點染,便覺秋意襲人。而沙灘上勾頭縮頸睡眠的鷗鷺等水鳥,對于早早歸去的人們頭也不回,似乎以此表示了它們的不滿。這里,鷗鷺也人格化了,與上片的山水的感情化似是同樣手法,但卻一反上片的山水“與人親”,而為鷗鷺對人恨,這一親一恨之間就帶給讀者以清新多樣之感,且通過人們郊外的不能久留,更深一層地透露出深秋的到來。

      這首詞造景清新別致,描寫淚細密傳神,巧妙地運用擬人化手法,寫出了物我交融的深秋美意,耐人尋味。

    背景

      此詞寫的是晨游之景,與《如夢令·酒興》當是前后銜接的。前一次是荷花開放之時,這一次是“蓮子已成”之日,兩次時間相隔未久。雖然這一首從字面上不能確定創作時間,但從追憶溪亭之游的情形看,當是詞人結婚前后至二十三四歲居住汴京時所作。

12345 11 GO
主辦單位:中國詞網 京ICP備18058427號-1 客服電話:010-6790290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審核時間:9:00-17:00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桂佳律師事務所
北京無戲天下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中國詞網
中國詞網

微信掃碼關注

網站建設:藍杉互動

福彩3d中奖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