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型:
不限 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 寫雨 寫雪 寫風 寫花 梅花 荷花 菊花 柳樹 月亮 山水 寫山 寫水 長江 黃河 兒童 寫鳥 寫馬 田園 邊塞 地名 抒情 愛國 離別 送別 思鄉 思念 愛情 勵志 哲理 閨怨 悼亡 寫人 老師 母親 友情 戰爭 讀書 惜時 婉約 豪放 民謠 節日 春節 元宵節 寒食節 清明節 端午節 七夕節 中秋節 重陽節 憂國憂民 詠史懷古 抒懷 憤恨 懷念 生活 歷史 借古抒懷 壯志 惜春 女子 傷懷 離恨 懷才不遇 曠達 向往 感嘆 紀游 惜花 思國 言志 回憶 傷春 追求 贊頌 歌女 相思 故事 落花 優美 苦悶 懷人 人生 議論 西湖 壯志難酬 賞月 其他 想象 月夜 白菊 神話 登高 最美 典故 猖狂 祝壽 恨別 勸勉 自白 無奈 春愁
作者:
不限 范仲淹 蘇軾 毛澤東 岳飛 陸游 李清照 李煜 辛棄疾 柳永 晏殊 納蘭性德 李白 鄭燮 秦觀 白居易 王觀 劉禹錫 楊慎 李之儀 張志和 歐陽修 秋瑾 元好問 姜夔 溫庭筠 晏幾道 韋莊 宋祁 周邦彥 米芾 馮延巳 賀鑄 唐寅 晁補之 劉辰翁 黃庭堅 張孝祥 趙彥端 蘇轍 張先 萬俟詠 劉著 王安石 馬子嚴 康與之 朱敦儒 姜特立 黃孝邁 嚴蕊 顧夐 吳潛 陳與義 樂婉 王國維 京鏜 沈蔚 陳亮 趙佶 施耐庵 錢惟演 程垓 張炎 呂本中 蔣捷 潘閬 蔡伸 王沂孫 孫光憲 吳激 聶勝瓊 劉過 文天祥 朱淑真 朱彝尊 楊炎正 佚名 仲殊 汪元量 楊冠卿 陳克 范成大 吳泳 吳文英 文征明 陳著 石孝友 張元干 朱栴 楊萬里 顧貞觀 王清惠 皇甫松
朝代:
不限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現代
  • 千秋歲·水邊沙外

    宋代秦觀

           水邊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亂,鶯聲碎。飄零疏酒盞,離別寬衣帶。人不見,碧云暮合空相對。 

           憶昔西池會。鹓鷺同飛蓋。攜手處,今誰在。日邊清夢斷,鏡里朱顏改。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


    翻譯

           淺水邊,沙洲外,城郊早春的寒氣悄然盡退。枝頭繁花,晴光下的倩影,紛亂如墜地顛顫微微。流鶯在花叢,輕巧的啼囀聲,聽來太急促,太細碎。啊,只身飄零,消愁的酒盞漸疏,難得有一回酣然沉醉。日復一日的思念,心身已煎熬成枯灰。相知相惜的摯友,迢迢阻隔,眼前,悠悠碧云,沉沉暮色,相對。

           想當年,志士俊才共赴西池盛會,一時豪情逸興,華車寶馬驅弛如飛。不料風云突變,如今,看攜手同游處,剩幾人未折摧?啊,秉舟繞過日月,那夢已斷毀,只有鏡中古銅色,照出紅潤的容顏已非。春,去了落花千點萬點,飄飛著殘敗的衰頹,牽起一懷愁緒,如海,潮涌潮推。


    注解

           水邊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亂,鶯(yīng)聲碎。飄零疏酒盞(zhǎn),離別寬衣帶。人不見,碧云暮合空相對。 

           淺水邊,沙洲外,城郊早春的寒氣悄然盡退。枝頭繁花,晴光下的倩影,紛亂如墜地顛顫微微。流鶯在花叢,輕巧的啼囀聲,聽來太急促,太細碎。啊,只身飄零,消愁的酒盞漸疏,難得有一回酣然沉醉。日復一日的思念,心身已煎熬成枯灰。相知相惜的摯友,迢迢阻隔,眼前,悠悠碧云,沉沉暮色,相對。

    碎:形容鶯聲細碎。飄零:飄泊。疏酒盞:多時不飲酒。寬衣帶:謂人變瘦。

           憶昔西池會。鹓(yuān)鷺(lù)同飛蓋。攜手處,今誰在。日邊清夢斷,鏡里朱顏改。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 

           想當年,志士俊才共赴西池盛會,一時豪情逸興,華車寶馬驅弛如飛。不料風云突變,如今,看攜手同游處,剩幾人未折摧?啊,秉舟繞過日月,那夢已斷毀,只有鏡中古銅色,照出紅潤的容顏已非。春,去了落花千點萬點,飄飛著殘敗的衰頹,牽起一懷愁緒,如海,潮涌潮推。

            西池:故址在丹陽(今南京市),這里借指北宋京都開封西鄭門西北之金明池二秦觀于元佑間居京時,與諸同僚有金明池之游會。鹓鷺:鹓鷺,謂朝官之行列,如鹓鳥和鷺鳥排列整齊有序。飛蓋,狀車輛之疾行,這里代指車。日邊:喻京都帝王左右。清夢:美夢。朱顏:指青春年華。飛紅:落花。


    賞析

           這是秦觀借描寫春景春情,集中表現交織在一起的今與昔、政治上的不幸和愛情上的失意,抒發貶謫之痛、飄零之愁的一首詞作。

      上片著重寫今日生活情景。首寫眼前景致,“水邊沙外,城郭春寒退”二句,點明地點、時令,輕輕著筆,樸實自然。緊接著“花影亂,鶯聲碎”二句,細寫春景特色,以“亂”字狀花之紛繁,“碎”字表鶯聲盈耳,用筆尤工,各極其妙,洋溢著對自然的喜愛之情。“飄零”以下四句,忽而由喜轉悲,由春景春情轉寫遠謫索居,形體瘦損,不復有以往對酒當歌之情,轉折有致,詞情哀怨。歇拍“人不見,碧云暮合空相對”二句,人情艷情,孤情凄情,蘊藉含蓄,耐人尋味。

      下片抒發由昔而今的生活之情。換頭直點昔日西池宴集,以“鴆鷺同飛蓋”描寫其盛況。比喻形象,用語簡明,隱含著不能忘懷的情味。“攜手處”以下四句,又由昔而今,由喜而悲,景物依舊,諸友卻已飄泊云散。委婉曲折,纏宛凄側。結尾“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再由眼前想到今后。“飛紅萬點”是春歸的自然寫照,“愁如海”卻新奇絕妙。這兩句既是惜春春去,又是對前途的無望。

      此詞在內容上由春景春情引發,由昔而今由今而昔,由喜而悲,由悲而怨,把政治上的不幸和愛情上的失意融為一體,集中抒發了貶徙之痛,飄零之苦。在藝術上一波三折,一唱三嘆,蘊藉含蓄,感人肺腑;以景結情,境界深遠,余味無窮。

      新舊黨爭,損害的不只秦觀一人,所以此詞抒發的感情是具有一定的普適意義的,蘇軾、黃庭堅、孔平仲、李之儀等人都有和詞存今,可見對“元祜黨人”震動之大,感觸之深。

      詞中所體現的情感極為悲傷,充分體現這位“古之傷心人”(馮煦語)的性格特征。即:當他身處逆境之時.往往不能自拔,無法像蘇軾那樣,善于自我解脫,而是自嘆、自傷,一往而深,直至于死。所以,當他的朋友看到這首詞的時候,即擔心其“不久于世”(后作者逝于五年后)。這也就是作者所謂獨具善感“詞心”的體現。


  • 蝶戀花·早行

    宋代周邦彥

    月皎驚烏棲不定,更漏將殘,轆轤牽金井。喚起兩眸清炯炯。淚花落枕紅綿冷。

    執手霜風吹鬢影。去意徊徨,別語愁難聽。樓上闌干橫斗柄,露寒人遠雞相應。

    翻譯

    月光皎潔明亮,烏鴉的叫聲不停。更漏已經要沒有了,屋外搖動轤轆在井里汲水的聲音傳進房間。這聲音使女子的神情更加憂愁,一雙美麗明亮的眼睛流下淚水,她一夜來眼淚一直流個不停,連枕中的紅綿濕透了。兩人手拉著手來到庭院,任霜風吹著她的頭發。離別的雙方難舍難分,告別的話兒聽得讓人落淚斷腸。樓上星光正明亮,北斗星橫在夜空。天色漸明,遠處傳來雞叫,仿佛催人分別。

    注解

    月皎(jiǎo)驚烏棲(qī)不定,更漏將殘,轆(lù)轤(lú)牽金井。喚起兩眸(móu)清炯(jiǒng)炯。淚花落枕紅綿冷。

    月皎:月色潔白光明。《詩經·陳·月出》:“月出皎兮。”更漏:即刻漏,古代記時器。轆轤:井上汲水轤轆轉動的聲音。眸:眼珠。炯炯:明亮貌。

    執手霜風吹鬢(bìn)影。去意徊(huái)徨(huáng),別語愁難聽。樓上闌(lán)干橫斗柄,露寒人遠雞相應。

    徊徨:徘徊、彷惶的意思。闌干:橫斜貌。斗柄:北斗七星的第五至第七的三顆星象古代酌酒所用的斗把,叫做斗柄。

    賞析

      此首純寫離情,題曰:“早行”,出現在詞中的是行者在秋季晨風中離家時那種難舍難分的情景。篇中沒有感情的直抒,各句之間也很少有連結性詞語,所以,詞中的離情主要是靠各句所描繪的不同畫面,靠人物的表情、動作和演出來完成的。

      上片寫別前。開篇三句自成一段。“月皎驚烏棲不定”寫的是深夜,月光分外明亮,巢中的烏鴉誤以為天明,故而飛叫不定。這是從視覺與聽覺兩方的感受概括出來的,暗示行者整夜不曾合眼。“更漏將闌,轆轤牽金井”兩句,點明將曉。這是從聽覺方面來寫的。更漏中的水滴已經快要滴盡,夜色將闌。同時遠處傳來轆轤的轉動聲,吊桶撞擊著井口聲,已經有人起早汲水了。這三句表現出由深夜到將曉這一時間的進程。“喚起”兩句另是一段,轉寫女方的悲傷。“喚起”的施動者是誰過去有兩種解釋,一種認為是行者,“知天已曉,喚起所別之人”;一種認為“聞烏驚漏殘、轆轤聲響而驚醒淚落。”“喚起”,既是前三句不同聲響造成的后果,同時又是時間演變的必然進程:離別的時刻來到了。所以,就全篇來看,似以后一種解釋為佳。如解釋為行者把女方“喚起”,則自然要沖淡這首詞所表出的那種離情的深刻性。“兩眸清炯炯”,也非睡足后的精神煥發,而是離別時的情緒緊張與全神貫注。聯系下句“淚花落枕紅綿冷”,可見這雙眼睛已被淚水洗過,“喚起”之后,仍帶有淚花,故一望而“清”,再望而“炯炯 ”有神。同時,這一句還暗中交待出這位女子的美麗,烘托出傷別的氣氛。“冷”字還暗出這位女子同樣一夜不曾合眼,淚水早已把枕芯濕透,連“紅綿”都感到心寒意冷了。

      下片寫別時、別后。前三句寫別時依依難舍之狀,曲折傳神。“執手”,分別時雙方的手相互緊握。古詩文里“執手”,多和惜別有關,兼示深情。柳永《雨霖鈴》詞里說“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咽。”《詩經·邶風·擊鼓》里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霜風吹鬢影”,是行者飽看女方,刻印下別前最深刻的印象:鬢發在秋季晨風中微微卷動。“去意徊徨,別語愁難聽”二句,看似寫情,實則是寫動作。作者幾度要走,卻又幾度轉回來,相互傾吐離別的話語。這話語滿是離愁。“難聽”不是不好聽,而是令人心碎,難以忍聽。終篇兩句寫別后景象,又是一段。這兩句寫行者遠去,但還戀戀不舍地回頭遙望女子居住的高樓,然而這高樓已隱入地平線下去了,眼中只見斗柄橫斜,天色放亮,寒露襲人,雞聲四起,更社出旅途的寂寞。人,也越走越遠了。沈義父在《樂府指迷》中說:“結句須要放開,含有余不盡之意,以景結情最好。如真清之‘斷腸院落,一廉風絮。’又‘掩重關、偏城鐘鼓’之類是也。”其實,“樓上闌干橫斗柄,露寒人遠雞相應”也是“以景結情”的成功的妙句。

      如上所述,該詞最顯著的特點是全篇句句均由不同的畫面組成,并配合以不同的聲響。正是這一連串的畫面與音響的完美組合,才充分表現出難舍難分的離情別緒,形象地體現出時間的推移、場景的變換、人物的表情與動作的貫串。詞中還特別注意擷取某些具有特征性的事物來精心刻畫,如“驚烏”、“更漏”、“轆轤”、“霜風”、“鬢影”、“斗柄”、“雞鳴”等等。與此同時,作者還特別著意于某些動詞與形容詞的提煉,如“棲不定”的“棲”字,“牽金井”的“牽”字,“喚起”的“喚”字,還有“吹”、“清”、“冷”等等,這一系列手法綜合起來,不僅增強了詞的表現力,而且還烘托出濃厚的時代氣息與環境氛圍,使讀者有身臨其境之真實感。

  • 減字木蘭花·鶯初解語

    宋代蘇軾

    鶯初解語,最是一年春好處。微雨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休辭醉倒,花不看開人易老。莫待春回,顛倒紅英間綠苔。

    惜春 , 春天

    翻譯

    黃鶯開始啼叫,這初春是一年中最好的季節;細雨蒙蒙,珍貴如油,滋潤著草木,那剛剛長出的春草,遠看一片嫩綠,近看卻仿佛消失了。

    不要推辭會醉倒在這個季節,有花而不去看它開放,就意味著人生很快消逝。不要等待著春離開大自然,紛紛落花夾雜著綠色的苔蘚。

    注解

    鶯初解語,最是一年春好處。微雨如酥(sū),草色遙看近卻無。

    初:剛剛。解:能、知道。語:這里指鶯鳴,嬌啼婉轉,猶如說話。酥:酥油。近卻無:近看什么色彩見不到。

    休辭醉倒,花不看開人易老。莫待春回,顛(diān)倒紅英間綠苔。 

    休辭:不要推托。顛倒:紛亂。紅英:落花。

    賞析

      上片,寫初春美好時光。第一、二句點明初春的時令:“鶯初解語”;點明初春地位:“最是一年春好處”。接著三、四句就寫初春美景:“微雨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通過初春細雨滋潤草根而轉青色而轉明麗這一細微變化,把如畫的春光美景生動地描繪出來。尤其是“草色遙看近卻無”,觀察得極為細致,描寫得極為逼真。因為遠看剛剛返青的草芽,呈現青色;而近看草芽,則仍是黃色的了。這自然不是東坡的發現,早在唐代,韓愈就注意到了,并寫進他的《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詩中去了。詩寫道:“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東坡點化運用韓詩的傳神之詞句,用進上片,正好道出了初春的可貴,而又不露痕跡。

      下片,勸人盡賞春光。“休辭醉倒,花不看開人易老”,是說不要借“醉倒”沉醉之故,而拒絕去看春花。不看春花,就意味著失去了花會給人的青春活力,意味著時光易逝,人走向衰老。這是最大的人生誤區。“人生易老天難老”。東坡的言辭中同樣也充滿了人生哲理。東坡曾說“人生何以易此樂,天下誰肯從我歸。”何不改為“人生何以易此樂,及時看花春常歸。”“莫待春回,顛倒紅英間綠苔”,帶有醒世之意的恒言。不要等到春離開人間吧。否則,將是“紅英”紛亂地夾雜著“綠苔”而失去春的魅力。子由《聞子瞻重游終南山》詩一開頭就說得好:“終南重到已春回,山木緣崖綠似苔。”

    背景

      《減字木蘭花》約作于宋仁宗嘉祐八年(1063年)二月。東坡時年28歲。此時,東坡以覃恩遷大理寺寺丞。赴任途中,過寶雞,重游終南山。其弟子由聞之,寄《聞子瞻重游終南山》詩,東坡次韻,并作此詞以寄。

  • 南鄉子·冬夜

    宋代黃升

    萬籟寂無聲。衾鐵稜稜近五更。香斷燈昏吟未穩,凄清。只有霜華伴月明。

    應是夜寒凝。惱得梅花睡不成。我念梅花花念我,關情。起看清冰滿玉瓶。

    寓人 , 梅花 , 冬天

    翻譯

    冬天的夜晚萬籟靜寂無聲。已近五更時分被子卻還是冰冰冷冷。爐中沉香已燃盡,燈光昏暗,孤冷凄清,這樣的夜何時才是盡頭。窗外也只有那結成的霜花伴著明月。

    孤寂寒冷夜,想著那迎風綻放的梅花也是煩惱的無法入眠的。我在想著梅花而梅花也在念著我,互相牽掛著。起床時看到那玉瓶中的水已全都凝結成冰。

    注解

    萬籟(lài)寂無聲。衾(qīn)鐵稜(léng)稜近五更。香斷燈昏吟未穩,凄清。只有霜華伴月明。

    衾:被子。稜稜:嚴寒貌。

    應是夜寒凝。惱得梅花睡不成。我念梅花花念我,關情。起看清冰滿玉瓶。

    關情:動心,牽動情懷。

    賞析

      黃升是一位著名的詞選家,其詞如“晴空冰柱”,今讀此詞,頗有此感。

      上片寫夜寒苦吟之景狀。詞人生在南宋中期,早年放棄科舉,遯跡林泉,吟詠自適,填詞是他精神生活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從這首詞看,即使夜闌人靜之時,他還在苦吟不已。起二句云:“萬籟寂無聲,衾鐵稜稜近五更。”夜,是靜極了,一點動靜也沒有。只有深夜不睡的人,方能有此體會。“稜稜”二字,使人感到布衾硬得好像有稜角一般,難以貼體。至“香斷燈昏吟未穩,凄清”二句,詞人則把注意力從被窩移向室內:爐中沉香已盡,殘燈如豆,昏暗異常,凄清異常。至“只有霜華伴月明”,詞人又把注意力轉向室外,描寫了明月高懸、霜華遍地的景象。五句三個層次,娓娓寫來,自然而又逼真。“吟未穩”者,吟詩尚未覓得韻律妥貼、詞意工穩之句也,三字寫出詞人此時之所為,可稱上片之詞眼。由于“吟未穩”,故覺深夜寂靜被子寒冷,香斷燈昏;又由于“吟未穩”,才覺霜華伴月,碧空無邊。而“凄清”二字,則烘托了本文的整個氛圍,不貫穿整文,隨處可以感到。由此可見,詞的結構是井然有序、渾然一體的。

      下片詞人從自己的“吟未穩”聯想到梅花的“睡不成”。冰寒大地,長夜無眠,詞人居然不說自己感到煩惱,卻為梅花設身處地著想,說它該是煩惱得睡不成了。此語奇警,設想絕妙。接下去二句說:“我念梅花花念我,關情。”此句點明不僅他在想著梅花,梅花也憐念起他來了。他們竟成為一對知心好友!

      這種構思,確實是奇特異常;這種格調和意境,確實是空幻的。它非常形象地勾畫了一個山中隱士清高飄逸的風采。它的妙處尤其表現在將梅花擬人化。

      結句“起看清冰滿玉瓶”,跟以上兩句不可分割,互為聯系,詞中句斷乃為韻律所限。因為詞人關切寒夜中梅花,于是不顧自己冷暖,披衣而出,結果看到,玉瓶中的水已結成了冰。至于梅花呢,他在詞中未提及,留給讀者想象的空間。蘊意深遠,饒有余味。如果詞人在詞中將梅花說盡了,說梅花凍得不成樣子,或說梅花凌霜傲雪,屹立風中,那就一覽無余,毫無詩意了。由此可見詞人手法之高明。

      從整個詞來說,晶瑩快潔,恰似玉樹臨風;托意高遠,說它的風格如“晴空冰柱”,不是很相宜么?

  • 蝶戀花·送春

    宋代朱淑真

    樓外垂楊千萬縷。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猶自風前飄柳絮。隨春且看歸何處。 

    綠滿山川聞杜宇。便做無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

    惜春 , 婉約

    翻譯

    樓外垂楊千條萬縷,仿佛要拴住春天的腳步,春天卻匆匆而過不曾稍停。只有柳絮仍然在風里飄飛,它隨春風要看春歸向何處?

    綠色的山川只聽杜鵑烏啼叫,它本是無情的鳥,凄厲的叫聲豈不也在為人愁苦。舉杯送別春天,春天卻不語,黃昏時候卻下起了瀟瀟細雨。

    注解

    樓外垂楊千萬縷。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猶自風前飄柳絮(xù)。隨春且看歸何處。 

    系:拴住。青春:大好春光。隱指詞人青春年華。少住:稍稍停留一下。猶自:依然。

    綠滿山川聞杜宇。便做無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xiāo)瀟雨。 

    杜宇:杜鵑鳥。便作:即使。莫也:豈不也。“把酒”句:把酒,舉杯;把,持、拿。送春,陰歷三月末是春天最后離去的日子,古人有把酒澆愁以示送春的習俗。瀟瀟雨:形容雨勢之疾。

    賞析

      惜春傷春,留春送春,詞中常調。這首“送春”詞卻別具一份女詞人的巧思妙想與慧心深情。

      上片化景物為情思,純從“樓外垂楊”著筆。從風飄柳絮的景象看,詞中所寫,當是暮春煙柳,而非細葉新裁的仲春嫩柳,這樣方與送春之旨吻合。楊柳依依的形象和折柳送別的風習使人們從柳條想到送別,原很自然;但從“垂楊千萬縷”想到它“欲系青春”,卻是女詞人的獨特感受。從“送”到“系”,雖只在一轉換之間,卻包含了想象的跨越飛躍,進一步寫出了柳的繾綣多情。那千萬縷隨風蕩漾的柳絲,像是千萬縷柔曼的情思,力圖挽住春天。然而“少住春還去”,春畢竟是留不住的。他人至此,不過嘆息傷感而已,詞人卻從隨風飄蕩的柳絮生出“隨春且看歸何處”的奇思妙想。柳絮的形象,在詩詞中或狀撩亂春愁,或狀漂蕩無依,即使聯想到“送”,也只有“飛絮送春歸”(蔡伸《朝中措》)一類想象。朱淑真卻以女詞人特有的靈心慧性和纏綿執著,將它想象成一直深情地追隨著春天,想看一看春究竟歸于何處。由“系”到“隨”,進一步寫出了柳對春天的無限依戀和無盡追蹤。

      下片從“春歸”生出,轉從送春的詞人方面著筆。“綠滿山川”正是暮春之景。這一望碧綠之中正含有落花飛絮狼藉的傷感記憶,更何況耳畔又時時傳來象征著春歸的杜鵑鳥凄傷的嗚叫聲。目接耳聞,無非芳春消逝的景象即便是無情人,恐怕也要為之愁苦不已。“便作”句先從反面假設,“莫也”句則故用搖曳不定之語從正面渲染愁苦,愈覺情懷酸楚。寫到這里,方才引出這位滿懷愁情的女主人公。“系春”不住,“隨春”難往,唯有“送春”:“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這兩句似從歐詞“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化出,但獨具神韻。在詞人感覺中,這即將離去的春天,像是懷著無限別離的惆悵與感傷,悄然無語,與傷春的詞人默然相對。時近黃昏,又下起了瀟瀟細雨。這“瀟瀟雨”,像是春天告別的細語,又像是春天歸去的嘆息。而女主公情懷的黯淡、孤寂也從中隱隱傳出。妙在“不語”與“瀟瀟雨”之間存在著一種似有若無的對應與聯系,使讀者感到這悄然飄灑的“雨”仿佛是一種不語之“語”。這一境界空晨。極富象外之致的結語使詞在巧思妙想之外更多了一份悠遠的情致。

      全詞通過描寫外縷垂楊、飛絮繾綣、杜鵑哀鳴、春雨瀟瀟,構成一副凄婉纏綿的畫面,一個多愁善感,把酒送春的女主人公的形象活現在這幅畫面中,詞句清麗,意境深遠。

    背景

      朱淑真在少女時有一段純美的愛情,但婚后生活卻十分不如意,最后憂郁而終。這首詞正是她對昔日美好生活一去不復返的追戀哀傷不已的反映。

  • 浣溪沙·淡蕩春光寒食天

    宋代李清照

           淡蕩春光寒食天,玉爐沉水裊殘煙。夢回山枕隱花鈿。 

           海燕未來人斗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秋千。

    翻譯

           清明時節,春光滿地,熏風洋洋。 玉爐中的殘煙依舊飄送出醉人的清香。 午睡醒來,頭戴的花鈿落在枕邊床上。

           海外的燕子還未歸來,鄰家兒女們在玩斗草游戲。 江邊的梅子已落了,綿綿的柳絮隨風蕩漾。零星的雨點打濕了院子里的秋千,更增添了黃昏的清涼。

    注解

           淡蕩春光寒食天,玉爐沉水裊殘煙。夢回山枕隱花鈿(diàn)。 

           淡蕩:和舒的樣子。多用以形容春天的景物。寒食:節令名。在清明前一二日。相傳春秋時,介子推輔佐晉文公回國后,隱于山中,晉文公燒山逼他出來,子推抱樹焚死。為悼念他,遂定于是日禁火寒食。玉爐:香爐之美稱。沉水:沉香。山枕:兩端隆起如山形的凹枕。花鈿:用金片鑲嵌成花形的首飾。

           海燕未來人斗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秋千。

           斗草:一種競采百草、比賽優勝的游戲。江梅:梅的一種優良品種,非專指生于江邊或水邊之梅。柳綿:即柳絮。柳樹的種子帶有白色絨毛,故稱。秋千:相傳春秋時齊桓公由北方山戎引入。一說秋千起于漢武帝時,武帝愿千秋萬壽,宮中因作千秋之戲,后倒讀為秋千。

    賞析

           這首詞是李清照早期的名篇之一。下面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古典文學編輯室副主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王思宇先生對此詞的賞析。

      此詞通過寒食時節景物形象探尋一位少女的感春情思,從而表達作者愛春惜春的心情。

      上片寫少女春睡初醒情景,用的是倒敘,頭兩句是第三句睡醒后的所見所感。“淡蕩”猶蕩漾,形容春光融和遍滿。寒食節當夏歷三月初,正是春光極盛之時。熏爐中燃點著沉水香,輕煙裊繞,暗寫閨室的幽靜溫馨。這兩句先寫出春光的宜人,春閨的美好。第三句寫閨中之人,詞中沒有去寫她的容貌、言語、動作,只從花鈿寫她睡醒時的姿態。“山枕”謂枕形如山。“夢回山枕隱花鈿”是少女自己察覺到的,不是別人看出來的。暮春三月,春困逼人,她和衣而臥,不覺沉沉入睡,一覺醒來,才覺察自己凝妝睡去,自己也覺詫異。熏香已殘,說明入睡時間已久,見出她睡得那樣沉酣香甜。她夢回猶倚山枕,出神地望著室外的蕩漾春光,室內的沉香煙裊,一種潛藏的春思隱約如見。這幾句不事修飾,淡淡道來,卻別有一番情致。

      下片寫少女的心曲。“海燕未來人斗草,江海已過柳生綿”。古人以為燕子產于南方,春末夏初渡海飛來,故稱海燕。“斗草”是用花草賭賽勝負的一種游戲。時節已到寒食,為什么不見燕子飛來呢?女伴們斗草嬉戲,情懷是多么歡暢。江梅花期已過了,楊柳又正飛花。這里寫的是少女眼中所見,心中所感種種景致說明春事已經過半,當此時少女的春閨寂寞、情懷繚亂,含有作者的惜春心情。這兩句對仗工整,既有動態,更有細微的心理活動,極盡工巧之妙。

      “黃昏疏雨濕秋千”,寫的是另一種境界。秋千本是少女喜歡的游戲,尤其是當寒食時節更是無此不歡。這一句寫的是黃昏時忽然飄起細雨,把秋千灑濕了,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的外現,同上兩句所寫的有精神上的契合,都是少女春日心情的寫照。此句寫春愁卻不用“春愁”二句,只言雨中秋千,卻道出愁緒萬縷。

      這首詞以物寫人,以景寫情,把春日少女的姿態和內心世界寫得活靈活現,有“無我之境”的妙趣。

    背景

           這首詞為作者早年所作。據陳祖美《李清照簡明年表》:公元1100年(元符三年),李清照結識張耒、晁補之及同齡諸女友,《浣溪沙·淡蕩春光寒食天》等詞當作于是年前后。

  • 踏莎行·雪似梅花

    宋代呂本中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絕。惱人風味阿誰知?請君問取南樓月。

            記得去年,探梅時節。老來舊事無人說。為誰醉倒為誰醒?到今猶恨輕離別。


    婉約 , 寫花 , 寫雪 , 冬天

    翻譯

           這雪像梅花一樣潔白,那梅花又像雪一般晶瑩,無論是像,還是不像,都是一樣的絕美。可這絕美的雪與梅,卻勾起我的愁思。這愁思,有誰能知道呢?只有南樓上的明月是我的見證。

           記得往年,也是這樣時節,我卻是和你一起踏雪尋梅,那明月照著我們倆,時間流逝,人亦漸老,事也成了舊事,沒人再提了!我醉了又醒,醒了又醉,卻是為了誰?唉,直到現在,我還在悔恨,悔恨當初那樣輕易地離開了你!


    注解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絕。惱人風味阿(ā)誰知?請君問取南樓月。

    雪似梅花:唐東方虬《春雪》:“春雪滿空來,觸處似花開。”梅花似雪:古樂府:“只言花似雪,不悟有香來。”阿誰:誰,何人。

           記得去年,探梅時節。老來舊事無人說。為誰醉倒為誰醒?到今猶恨輕離別。

    去年:往年。


    賞析

           呂本中的詩詞以構思精巧見長,大多寫得詞淺意深,別有風味,胡仔說:“呂居仁詩清駃可愛。如‘樹移午影重簾靜,門閉春風十日閑’,‘往事高低半枕夢,故人南北數行書’。”(《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卷五十三)而呂本中的藝術風格在詞中則體現得尤為明顯。像《采桑子(恨君不似江樓月)》、《減字木蘭花(去年今夜)》、《菩薩蠻(高樓只在斜陽里)》等詞中,都鮮明地表現了詞人這種藝術風格。

      詞的上片以“似”與“不似”寫梅與雪交相輝映的奇絕之景。梅花與飛雪同時的情景之下,寫梅往往說到雪,以雪作背景。唐代齊己《早梅》:“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開。”宋代陸游《梅花》絕句:“聞道梅花坼曉風 ,雪堆遍滿四山中 。”正因為梅與雪同時,加之梅花與雪花有相似之處,詩人便常常將它們聯系起來。唐代張謂《早梅》詩說它們形似難辨 :“一樹寒梅白玉條,迥臨村路傍溪橋。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銷 。”而宋代王安石則從另一角度表現其不似,《梅花》詩云:“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梅花和雪花形相似、色相近,而質相異,神相別,因而在本詞中詞人在寫了“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之后,即拔起一筆 :“似和不似都奇絕”。“似”是言色,“不似”則言香 。在朦朧月色之中,雪白梅潔,暗香浮動,這確實是種奇妙的境界。

      月下奇景,本應是令人賞心悅目的,可是詞人認為是“惱人”的。“惱人”即“撩人”,此解釋在詩詞中屢見不鮮。會撩撥起人的心事的原因詞人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含糊地說 :“惱人風味阿誰知?請君問取南樓月。”詞人在此處設下了懸念,令人揣想。

      江淹《恨賦》中名句 :“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 ?”李白《淥水曲》:“淥水明秋日,南湖采白蘋。荷花嬌欲語,愁殺蕩舟人 。”此詩說的是送行時看到春草如茵,綠水如染,正是此春光反而增加了詩人的惆悵。李詩說的是姑娘在湖上采蘋,秋日明麗、荷花紅艷,但此景不使人歡,反叫人愁,這是因為心中本有事,見了這樂景則與她心情抵觸不入,反而觸景添愁。

      詞的下片則點明詞人心事的由來:“記得去年,探梅時節。老來舊事無人說 。”原來是去年梅花開放時節,曾同情人共賞梅花,南樓之月可作見證,而今與情人離別了,風物依舊,人事已非,詞到結句時才點明詞人為什么別來頻醉頻醒,是為了“輕離別 ”的“恨 ”。整首詞先設下重重迷障,層層云翳,然后驅霧排云,露出了本意這樣使讀者從深深的困惑中明白過來,得到了感情上的慰藉。

      “言情之詞,必藉景色映托,乃具深婉流美之致。”(吳衡照《蓮子居詞話》卷二)呂本中這首《踏莎行》見雪興懷,睹梅生情,登樓抒感,對月寄慨,把離別恨委婉道出,有著一種朦朧美。這種朦朧美不同于明快之美,但也不是晦澀。如果一首詞讓人感到不知所云,百思不解,那就失卻了意義。這種詞沒有朦朧美,而是晦澀。朦朧美如霧中之花,紗后之女,初看不清楚,細辨可見其形態,這種境界給人一種含蓄美。這首詞的題旨全靠最后一句“ 到今猶恨輕離別”點出。藝術手法確如畫龍,在云彩翻卷之中,東現一鱗,西露一爪,最后見首點睛,因而使畫中之龍既顯得體態矯健,又透出十分神韻。


  • 南柯子·池水凝新碧

    宋代吳潛

    池水凝新碧,闌花駐老紅。有人獨立畫橋東。手把一枝楊柳、系春風。
          鵲絆游絲墜,蜂拈落蕊空。秋千庭院小簾櫳。多少閑情閑緒、雨聲中。

    女子 , 惜春

    翻譯

    因春天的到來池水更加碧青,花欄中即將敗落的花朵依然掛著殘紅。她獨自站在畫橋東,手握一枝楊柳幻想拴住春風。
          飄拂的游絲被喜鵲絆落空中,蜜蜂采摘過的花朵如今都已落盡。小窗外、庭院中,她在雨中蕩起秋千抒發閑情。

    注解

    池水凝新碧,闌(lán)花駐老紅。有人獨立畫橋東。手把一枝楊柳、系春風。
          池水凝新碧:因春天的到來,池塘的水漸顯碧綠。老紅:即將凋謝的花朵之暗紅色。

    鵲絆(bàn)游絲墜,蜂拈(niān)落蕊空。秋千庭院小簾櫳(lóng)。多少閑情閑緒、雨聲中。
          簾櫳:指窗簾。閑情閑緒:無聊孤寂的情緒。


    賞析

    這首閨情詞寫閨中女子的惜春之情。詞人通過春光中的各種景物描寫,表達了一位妙齡女子的惜春之情。這是一個常見主題。在美人惜春的背后,誰又能說這不是表達對光陰、青春的眷戀呢?“池水凝新碧,欄花駐老紅”二句,寫的是暮春的景色。新雨之后,池水凝碧,花欄內,殘紅萎頓在枝頭。春天已失去了往日的活力。這二句不僅寫出闌珊的春意,也傳出了人情的不堪和沉抑。下面帶出了惜春人,“有人獨立畫橋東,手把一枝楊柳系春風。”場景從庭院轉移到“畫橋東”,似乎這女子也禁受不住那小天地的沉悶,走到這“大天地”里來捕捉春光。用楊柳來“系春風”很有情趣。楊柳與春天關系最為密切。在春風中,是它第一個睜開嬌眼;在春天離開時,它又以綿綿的飛絮相送。選擇楊柳來留春,可以想見這女子有多少柔情。“手把一枝楊柳系春風”,這行動是天真可愛的,然而又是十分美麗的,春風中“十五女兒腰”的柔柳和“獨立畫橋東”的女子相互映襯,令人陶醉。起二句透出的沉沉春恨,現在已化解了許多。

    現在我們所玩味的春愁已注入了不少甜蜜的味道。女主人公的惜春表現在癡情的留春舉動上。但春天畢竟是要情然離去的。“鵲絆游絲墜,蜂拈落蕊空。”鵲絆游絲是無意的,蜂拈落蕊是有意的。春天不管人和物的有情與無意,它走了,留下一片空無走了。“秋千庭院小簾櫳,多少閑愁閑緒雨聲中。”又一次轉換回到庭院,天氣也由晴和轉入風雨。這是一種心情的轉換。在從庭院回到小窗之下,女子又要品嘗充滿愁緒的風雨之聲了。雨中秋千富于含蘊,那“秋千”里包含著春光下的幾多紅情綠意!“秋千”正給讀者的聯想指示了一個方向,到底還有哪些“閑情閑緒”,讀者自可再發揮。“多少閑情閑緒雨聲中”,那淅淅瀝瀝、不絕如縷的雨聲正表達了她飄忽不定,玩味不盡的春愁。詞以聽雨結束,饒有余味。


12345 6 GO
主辦單位:中國詞網 京ICP備18058427號-1 客服電話:010-6790290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審核時間:9:00-17:00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桂佳律師事務所
北京無戲天下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中國詞網
中國詞網

微信掃碼關注

網站建設:藍杉互動

福彩3d中奖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