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型:
不限 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 寫雨 寫雪 寫風 寫花 梅花 荷花 菊花 柳樹 月亮 山水 寫山 寫水 長江 黃河 兒童 寫鳥 寫馬 田園 邊塞 地名 抒情 愛國 離別 送別 思鄉 思念 愛情 勵志 哲理 閨怨 悼亡 寫人 老師 母親 友情 戰爭 讀書 惜時 婉約 豪放 民謠 節日 春節 元宵節 寒食節 清明節 端午節 七夕節 中秋節 重陽節 憂國憂民 詠史懷古 抒懷 憤恨 懷念 生活 歷史 借古抒懷 壯志 惜春 女子 傷懷 離恨 懷才不遇 曠達 向往 感嘆 紀游 惜花 思國 言志 回憶 傷春 追求 贊頌 歌女 相思 故事 落花 優美 苦悶 懷人 人生 議論 西湖 壯志難酬 賞月 其他 想象 月夜 白菊 神話 登高 最美 典故 猖狂 祝壽 恨別 勸勉 自白 無奈 春愁
作者:
不限 范仲淹 蘇軾 毛澤東 岳飛 陸游 李清照 李煜 辛棄疾 柳永 晏殊 納蘭性德 李白 鄭燮 秦觀 白居易 王觀 劉禹錫 楊慎 李之儀 張志和 歐陽修 秋瑾 元好問 姜夔 溫庭筠 晏幾道 韋莊 宋祁 周邦彥 米芾 馮延巳 賀鑄 唐寅 晁補之 劉辰翁 黃庭堅 張孝祥 趙彥端 蘇轍 張先 萬俟詠 劉著 王安石 馬子嚴 康與之 朱敦儒 姜特立 黃孝邁 嚴蕊 顧夐 吳潛 陳與義 樂婉 王國維 京鏜 沈蔚 陳亮 趙佶 施耐庵 錢惟演 程垓 張炎 呂本中 蔣捷 潘閬 蔡伸 王沂孫 孫光憲 吳激 聶勝瓊 劉過 文天祥 朱淑真 朱彝尊 楊炎正 佚名 仲殊 汪元量 楊冠卿 陳克 范成大 吳泳 吳文英 文征明 陳著 石孝友 張元干 朱栴 楊萬里 顧貞觀 王清惠 皇甫松
朝代:
不限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現代
  • 江城子·中秋早雨晚晴

    宋代陳著

    中秋佳月最端圓。老癡頑。見多番。杯酒相延,今夕不應慳。殘雨如何妨樂事,聲淅淅,點斑斑。

    天應有意故遮闌。拍人間。等閑看。好處時光,須用著些難。直待黃昏風卷霽,金滟滟,玉團團。

    翻譯

    中秋佳節之時是月亮最圓的時候,愚蠢遲鈍的老頭,見識比較多,飲酒相見,現在是不應吝嗇。將止的雨怎么妨礙高興的事情?淅淅的雨,小而多的雨點。

    天應該有意遮攔著,拍打著人間,隨便看看,美好的時光,一定要明顯的不容易。直到黃昏大風起了,雨停止了,水波像金子一樣閃閃發光,圓月像玉器一樣皎潔。

    注解

    中秋佳月最端圓。老癡頑。見多番。杯酒相延,今夕不應慳(qiān)。殘雨如何妨樂事,聲淅淅,點斑斑。
    見多:識:知道。見過的多,知道的廣。形容閱歷深,經驗多。慳:小氣,吝嗇。殘雨:將要終止的雨。

    天應有意故遮闌。拍人間。等閑看。好處時光,須用著些難。直待黃昏風卷霽,金滟滟,玉團團。 
    等閑:輕易;隨便。須用:一定要。滟滟:水光貌,形容水波閃動的樣子。團團:圓月。


    賞析

      《江城子·中秋早雨晚晴》描寫的是中秋時,早上下雨晚上晴朗的情景,給人一種雨后天晴的中秋之夜。

      上片“中秋佳月最端圓”寫起,早上下起了雨,雨也將止了,一點都不妨礙高興的事,表現出了一種風雨無阻的心態。

      下片寫了傍晚時分雨停止了,天晴朗了,中秋的月亮是多么的皎潔無暇,與首句相對應。


    背景

      中秋節,中國傳統節日之一,為每年農歷八月十五,傳說是為了紀念嫦娥奔月。八月為秋季的第二個月,古時稱為仲秋,因處于秋季之中和八月之中,故民間稱為中秋,又稱秋夕、八月節、八月半、月夕、月節,又因為這一天月亮滿圓,象征團圓,又稱為團圓節。

  • 迷仙引·才過笄年

    宋代柳永

    才過笄年,初綰云鬟,便學歌舞。席上尊前,王孫隨分相許。算等閑、酬一笑,便千金慵覷。常只恐、容易蕣華偷換,光陰虛度。 

    已受君恩顧,好與花為主。萬里丹霄,何妨攜手同歸去。永棄卻、煙花伴侶。免教人見妾,朝云暮雨。

    翻譯

    新近才滿十五歲,剛剛開始梳綰發髻時,我就學習歌舞了。酒宴席上酒杯前,曲意迎奉王孫公子。要是平平常常給我一個笑容,便是千金我也懶得看上一眼。我常常只是害怕,韶華易逝,虛度了青春時光。

    如今已受恩寵眷顧,要好好為花做主。萬里晴空,何不一同牽手歸去呢。永遠拋棄那些煙花伴侶。免得叫人見了我,早上行云晚上行雨。

    注解

    才過笄(jī)年,初綰(wǎn)云鬟(huán),便學歌舞。席上尊前,王孫隨分相許。算等閑、酬一笑,便千金慵(yōng)覷(qù)。常只恐、容易蕣(shùn)華偷換,光陰虛度。 
    笄年:十五歲。笄:簪子。古代女子十五歲舉行戴笄的成年禮。綰:把頭發盤旋起來打成結。云鬟:高聳入云的發髻。女子成年后發式由下垂改為綰結聳立。隨分:隨便、隨意。等閑:平常。“酬一笑”兩句,即一笑千金,也懶得再看。慵覷:懶得看,不屑一顧。蕣華:指朝開暮落的木槿花,借指美好而易失的年華或容顏。“華”,通“花”。

    已受君恩顧,好與花為主。萬里丹霄(xiāo),何妨攜手同歸去。永棄卻、煙花伴侶。免教人見妾,朝云暮雨。 
    君:指這位歌妓恩遇的傾吐對象。花:喻青春貌美的歌妓。丹霄:布滿紅霞的天空。煙花伴侶:青樓賣唱生涯。朝云暮雨:語出宋玉《高唐賦》巫山神女典故,這里比喻歌妓愛情不久長的賣唱生涯。


    賞析

      柳永是第一個敢于把生活社會最底層的歌妓們真、善、美的心靈寫進詞中的人,詞境的開拓上有重要貢獻。此詞描寫的就是一位身陷污泥而心向自由、光明、高潔的不幸歌妓的典型形象。詞的上片從以往的無情現實落筆鋪寫,展現這位歌妓厭倦風塵的心理活動,下片由未來的強烈愿望發揮開去,寫她對自由生活和美好愛情的渴望與追求。

      全詞通過一位歌妓的自述,表現她對自由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她剛成長為少女時便學習歌舞了。古代女子年滿十五歲,開始梳綰發髻,插上簪子,稱為“及笄”,標志成年。由于她身隸娼籍,學習伎藝是為了歌筵舞席之上“娛賓”,以成為娼家牟利的工具。她華燈盛筵之前為王孫公子們歌舞侑觴,由于她年輕,色藝都好,席上尊前,隨處博得王孫公子的稱贊,對她的一笑(隨)地便以千金相酬。可是她意不此,“慵覷”是懶于一顧。可見,她與一般安于庸俗生活、貪得纏頭的歌妓們,意趣相異。作者于此婉曲地表現了這一歌妓輕視千金而要求人們的尊重和理解的獨特品橡。她風塵中保持著清醒的頭腦,渴望著有一個正常的人生歸宿。歌舞場中的女子青春易逝,有如“蕣華”的命運一樣。“華”古通花,蕣華即木槿花。《詩·鄭風·有女同車》“顏如蕣華”朱熹注:“蕣,木槿也,樹如李,其華朝生暮落。”郭璞《游仙詩》:“蕣榮不終朝。”古人多用蕣華以喻女子青春,雖美艷而難久駐,有似朝開暮落一般。這位歌妓清楚地知道,她的美妙青春也將象蕣華會暗中很快變滅的。“光陰虛度”之后的結局就是常常使她感到困擾和耽憂的問題。她終于賞識者中尋覓到一位可以信任和依托的男子,便以弱者的身份和堅決的態度,懇求救其脫離火坑。他的同情、憐愛和賞識,她看來已是“恩顧”了。歌妓猶命薄如花的女子,求他作主,求他庇護,以期改變自己的命運。“萬里丹霄”意即廣闊的晴空。而此時她有了可信任的男子,祈求著“何妨攜手同歸去”,共同締造正常的家庭生活。從良之后,便表示永遠拋棄舊日的生活和那些煙花伴侶,以此來洗刷世俗對她的不良印象。“朝云暮雨”,典出自宋玉《高唐賦》。歌妓由于特殊的職業,送往迎來,相識者甚多,給人以感情不專、反復無常的印象。所以,這位歌妓她懇求、發誓,言辭已盡,愿望熱切,力圖證明自己非輕浮的女人向社會發出求救的呼聲。然而當時的歌妓者要想象正常人一樣過著溫暖的家庭生活總是難以如愿的,詞中女子的愿望恐難實現。

      這首詞摹擬一個妙齡歌妓的口吻,道出她厭倦風塵、追求愛情的心靈世界。作者似乎只是客觀如實道來,字里行間卻流露出對備受凌辱的妓女渴望跳出火炕、獲得自由的深切同情。全詞純用白描,全以歌妓之口出之,讀來情真意切,真摯動人,干凈利落,通俗易懂,是柳詞中的上乘之作。


  • 漁家傲·五月榴花妖艷烘

    宋代歐陽修

           五月榴花妖艷烘。綠楊帶雨垂垂重。五色新絲纏角粽。金盤送。生綃畫扇盤雙鳳。

           正是浴蘭時節動。菖蒲酒美清尊共。葉里黃鸝時一弄。猶瞢忪。等閑驚破紗窗夢。


    翻譯

           五月是石榴花開得季節,楊柳被細雨潤濕,枝葉低低沉沉地垂著。人們用五彩的絲線包扎多角形的粽子,煮熟了盛進鍍金的盤子里,送給閨中女子。

           這一天正是端午,人們沐浴更衣,想祛除身上的污垢和穢氣,舉杯飲下雄黃酒以驅邪避害。不時的,窗外樹叢中黃鸝鳥兒鳴唱聲,打破閨中的寧靜,打破了那紗窗后手持雙鳳絹扇的睡眼惺忪的女子的美夢。


    注解

           五月榴花妖艷烘。綠楊帶雨垂垂重。五色新絲纏角粽(zòng)。金盤送。生綃(xiāo)畫扇盤雙鳳。

           妖艷:紅艷似火。生綃:未漂煮過的絲織品。古時多用以作畫,因亦以指畫卷。

           正是浴蘭時節動。菖(chānɡ)蒲(pú)酒美清尊共。葉里黃鸝時一弄。猶瞢(ménɡ)忪。等閑驚破紗窗夢。 

           浴蘭:見浴蘭湯。驚破:打破。


    賞析

           《漁家傲·五月榴花妖艷烘》是宋代歐陽修的一首詞。

      上片寫端午節的風俗。用“榴花”“楊柳”“角粽”等端午節的標志性景象,表明了人們在端午節的喜悅之情。

      下片寫端午節人們的沐浴更衣,飲下雄黃酒驅邪的風俗。后面緊接著抒情,抒發了一種離愁別緒的青絲。

      歐陽修《漁家傲》寫的閨中女子,給讀者留下了想像的空間:享用粽子后,未出閣的姑娘,在家休息,夢醒后想出外踏青而去。抒發了閨中女子的情思。


  • 鷓鴣天·枝上流鶯和淚聞

    宋代秦觀

    枝上流鶯和淚聞,新啼痕間舊啼痕。一春魚鳥無消息,千里關山勞夢魂。

    無一語,對芳尊。安排腸斷到黃昏。甫能炙得燈兒了,雨打梨花深閉門。

    翻譯

    耳畔突然響起黃鶯的啼鳴,夢中驚醒的我淚流滿面,新的淚痕疊著舊淚痕。丈夫遠在千里關山,整整一個春季未寄一封家書,只有在夢中才能見到他。

    早上起來,沒有人可以訴說一句話,只有空對著精致的酒樽。一天從早晨到到黃昏腸都斷了。夜里剛剛燈油熬干了,窗外雨打梨花,還是閉門聽著吧。

    注解

    枝上流鶯(yīng)和淚聞,新啼(tí)痕間舊啼痕。一春魚鳥無消息,千里關山勞夢魂(hún)。
    流鶯:即鶯。流,謂其鳴聲婉轉。啼痕:淚痕。魚鳥:猶魚雁。相傳鴻雁、鯉魚可以傳遞書信,故云。消息:音信,信息。關山:關隘山嶺。夢魂:古人以為人的靈魂在睡夢中會離開肉體,故稱“夢魂”。

    無一語,對芳尊。安排腸斷到黃昏。甫(fǔ)能炙(zhì)得燈兒了,雨打梨花深閉門。 
    芳尊:精致的酒器。亦借指美酒。“尊”通“樽”。安排:聽任自然的變化。甫能:宋時方言,猶今語剛才。


    賞析

      此詞上片寫思婦凌晨在夢中被鶯聲喚醒,遠憶征人,淚流不止。“夢”是此片的關節。后兩句寫致夢之因,前兩句寫夢醒之果。致夢之因,詞中寫了兩點:一是丈夫征戌在外,遠隔千里,故而引起思婦魂牽夢縈,此就地點而言;一是整整一個春季,丈夫未寄一封家書,究竟平安與否,不得而知,故而引起思婦的憂慮與憶念,此就時間而言。從詞意推知,思婦的夢魂,本已縹緲千里,與丈夫客中相聚,現實中無法實現的愿望,在夢境中得到了滿足。這是何等的快慰,然而樹上黃鶯一大早就惱人地歌唱起來,把她從甜蜜的夢鄉中喚醒。她又回到雙雙分離的現實中,伊人不見,魚鳥音沉。于是,她失望了,痛哭了。

      過片三句,寫女子在白天的思念。她一大早被鶯聲喚醒,哭干眼淚,默然無語,千愁萬怨似乎隨著兩行淚水咽入胸中。但是胸中的郁懣總得要排遣,于是就借酒澆愁。可是如李白所說:“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一懷愁怨,觸緒紛來,只得“無一語,對芳尊”,準備就這樣痛苦地熬到黃昏。李清照《聲聲慢·秋詞》云:“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詞意相似。唯李詞音澀,聲情凄苦;此詞音滑,似滿心而發,肆口而成,然無限深愁卻蘊于淺語滑調之中,讀之令人凄然欲絕。

      結尾兩句,融情入景,表達了綿綿無盡的相思。這里是說,剛剛把燈油熬干了,又聽著一葉葉、一聲聲雨打梨花的凄楚之音,就這樣睜著眼睛挨到天明。詞人不是直說徹夜無眼,而是通過景物的變化,婉曲地表達長時間的憶念,用筆極為工巧。

      這首詞有一個好處,就是因聲傳情,聲情并茂。詞人一開頭就抓住鳥鶯囀的動人旋律,巧妙地溶入詞調,通篇宛轉流暢,環環相扣,起伏跌宕,一片官商。細細玩索,就可以體會到其中的韻味。


    背景

      此詞創作時間未詳,其作者也尚有爭議。清代王鵬運四印齋本《漱玉詞補遺》案語以為北宋詞人秦觀所作。汲古閣未刻詞本《漱玉詞》收此詞,以為李清照所作。而《全宋詞》歸入無名氏的作品。

  • 更漏子·柳絲長

    唐代溫庭筠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透簾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

    相思 , 女子 , 婉約

    翻譯

    柳絲柔長春雨霏霏,花叢外漏聲不斷傳向遠方。塞雁向南歸去令人驚心,雜亂的城鳥尋覓著棲巢,望著畫屏上對對金鷓鴣令人格外傷感。

    薄薄的香霧透入簾幕之中,美麗的樓閣池榭啊再無人一起觀賞。繡簾低垂獨自背著垂淚的紅色蠟燭,長夢不斷遠方親人啊可知道我的衷腸?

    注解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tiáo)遞(dì)。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zhè)鴣(gū)。
    漏聲:指報更報點之聲。迢遞:遙遠。塞雁:北雁,春來北飛。城烏:城頭上的烏鴉。畫屏:有圖飾品的屏風,為女主人公居室中的擺設。金鷓鴣:金線繡成的鷓鴣,可能繡在屏風上,也可能是繡在衣服上的。

    香霧薄,透簾幕,惆(chóu)悵(chàng)謝家池閣。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 
    薄:通“迫”,逼來。惆悵:失意、煩惱。謝家池閣:豪華的宅院,這星即指女主人公的住處。謝氏為南朝望族,居處多有池閣之勝。后來便成為一共名。韋莊歸國遙詞中有“日落謝家池閣”句。紅燭背:背向紅燭;一說以物遮住紅燭,使其光線不向人直射。


    賞析

      這首詞是一首抒寫女子春夜相思愁苦的春怨詞。詞的上片寫女子春夜難眠的情狀。作者由景寫起,以動寓靜。柳絲亦如情絲,細雨亦濕心田,如此長夜,思婦本已難眠,卻偏偏總有更漏之聲不絕。“驚”“起”雁、烏,更驚起獨守空房的相思女子。寂寞中聽更漏聲,仿佛石破天驚,甚至連畫屏上的鳥都已被驚起,女子的朦朧情態一掃而空,惆悵更重。上片寫景似乎單純,但處處都可見情,“驚”“起”的氣氛籠罩全片,為下片的敘寫情懷做了極好的鋪墊。

      詞的下片直接寫人,以靜寓動。香霧雖薄卻能透過重重的簾幕,正像相思的惆悵揮之不去,驅之還來。過片三句寫盡了閨中女兒悵惘寂寞的心思。最后三句說,任紅燭燃盡,把帳帷落下,本以為可以不再聽、不再看便不再思了,未料想,相思卻入夢,只是夢里有君君不知啊!下片寫人兼寫境,以女子的心境來寫女子的環境,實際上暗中寫出了“君”的無情和冷漠,由“君”的“不知”更寫出了女子的“惆悵”和凄苦,是以情視景、以景見意的寫法,委婉含蓄。

      全詞動中有靜、靜中寓動,動靜相生,虛實結合,以女子的情態反映相思之情的無奈和愁苦,語輕意重,言簡情深,含蓄蘊藉,曲致動人,是婉約詞的風格。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庭筠工于造語,極為綺靡,《花間集》可見矣。《更漏子》一首尤佳。

      胡元任云:庭筠工于造語,極為奇麗,此詞尤佳。《花間集評注》引尤侗云:飛卿《玉樓春》、《更漏子》,最為擅長之作。

      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更漏子》與《菩薩蠻》同意。“夢長君不知”即《菩薩蠻》之“心事竟誰知”、“此情誰得知”也。前半詞意以鳥為喻,即引起后半之意。塞雁、城烏,俱為驚起,而畫屏上之鷓鴣,仍漠然無知,猶簾垂燭背,耐盡凄涼,而君不知也。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驚塞雁”三句,此言苦者自苦,樂者自樂。


  • 減字木蘭花·天涯舊恨

    宋代秦觀

           天涯舊恨,獨自凄涼人不問。欲見回腸,斷盡金爐小篆香。

           黛蛾長斂,任是春風吹不展。困倚危樓,過盡飛鴻字字愁。


    翻譯

           遠隔天涯舊恨綿綿,凄凄涼涼孤獨度日無人問訊。要想知道我是如何愁腸百結,就像金爐中燃盡的篆香。

           長眉總是緊鎖,任憑春風勁吹也不舒展。困倦地倚靠高樓欄桿,看那高飛的雁行,字字都是愁。


    注解

           天涯舊恨,獨自凄涼人不問。欲見回腸,斷盡金爐小篆(zhuàn)香。

           篆香:比喻盤香和繚繞的香煙。

           黛(dài)蛾(é)長斂,任是春風吹不展。困倚危樓,過盡飛鴻字字愁。

           黛蛾:指眉毛。


    賞析

           這是寫一個獨處女子,在困人的春天思念遠方情人的離愁別恨至深的詞。詞的上片“天涯”二句,首句“天涯”就距離寫游子之遠、彼此分離天各一方,“舊恨”就時間寫分手之后,別愁離恨之長。次句,“人不問”,寫無人對語,獨居高樓,本夠凄涼,有誰關心慰問,即連同情的人都沒有,故“獨自凄涼”,即分外感覺到凄涼難堪了。這里“人不問”之人,當指為其朝思暮想遠在“天涯”之人。其人“不問”,可知音信不通,相思難寄,這就必然加重了她對遠方情人的思念更加迫切,相見的欲望更加強烈。“欲見”兩句,寫女子在百無聊賴愁苦之極,只好用燃香數刻來耗費時間。“欲見”寫懷情人之切,“回腸”寫內心之痛,用形狀回環如篆的盤香,形容恰如人的回腸百轉。“斷盡”,指炷一根根斷盡。這里用以突出女子柔腸寸斷,即“一寸相思一寸灰”的強烈感受。香斷煙消,也是形容時間流逝、愁悶未散,女子的愿望終于煙霧一樣虛幻。總之,這兩句極寫其相思懷人的愁苦。

      過片從一年四季寫愁。“黛蛾”兩句寫這位女子從冬到春愁眉難展的情狀。由于別恨難消,故存于心頭而現于眉梢,以致常是愁眉緊鎖,盡管春天來臨,“東風”勁吹,具有神奇偉大的東風,吹綠了大地江岸,吹開了百花吐艷。但無論怎樣吹拂,也吹不展她的一雙愁眉,這就深刻地揭示出在“長斂”、“不展”背后其愁恨的深重。此句構思特妙,它和辛詞《鷓鴣天》“春風不染白發須”同一機杼,都可說是文藝美學上無理而妙的寫法。即通過這種似乎無理的描寫,卻更深刻地表達了人的情思,給人以無窮的韻味。歇拍“困倚”二句,寫她從夏到秋守傍高樓,默默無語地目視一群群大雁消失在遙遠的天邊,渴望著有遠人錦書的到來,但她憑著自己有多少次失望的經驗,明知那畢竟是縹緲無憑的幻想,即使倚遍危樓,也依然是天涯離恨。因此在她眼里,那遠去飛鴻組成的“人”字飛翔,實際上都可說是一個個“愁”字而已。這就是俗話說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因為她思念情人,見雁字倍增愁思,“人”字也就變成了“愁”字。因為人在激情強烈情況下,客觀景物在人的眼里會改變情調色彩的。所以,王國維說:“以我觀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這話是言之有理的。


  • 眼兒媚·遲遲春日弄輕柔

    宋代朱淑真

           遲遲春日弄輕柔,花徑暗香流。清明過了,不堪回首,云鎖朱樓。

           午窗睡起鶯聲巧,何處喚春愁?綠楊影里,海棠亭畔,紅杏梢頭。


    翻譯

           春日暖暖的陽光,像在撫弄著楊柳輕柔的枝條,在花園的小徑上,涌動著濃濃的香氣。可過了清明節天卻陰了起來,云霧籠罩著紅樓,好似是把它鎖住,那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午睡醒來,聽到鶯兒美妙的鳴叫聲,卻又喚起了我的春愁。這鶯兒卻在哪里呢?是在綠楊影里,是在海棠亭畔,還是在紅杏梢頭?


    注解

           遲遲春日弄輕柔,花徑暗香流。清明過了,不堪回首,云鎖朱樓。

           遲遲:陽光溫暖、光線充足的樣子。輕柔:形容風和日暖。花徑:花間的小路。暗香:指幽香。朱樓:指富麗華美的樓閣。

           午窗睡起鶯(yīng)聲巧,何處喚春愁?綠楊影里,海棠亭畔,紅杏梢(shāo)頭。

           梢頭:樹枝的頂端。


    賞析

           朱淑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詞人,這首詞寫一位閨中女子(實際上是作者自己)在明媚的春光中,回首往事而愁緒萬端。

      上片“遲遲春日弄輕柔,花徑暗香流”兩句,描繪出一幅風和日麗,花香怡人的春日美景。“遲遲春日”語出《詩經·七月》“春日遲遲”,“遲遲”指日長而暖。“弄輕柔”三字,言和煦的陽光在撫弄著楊柳的柔枝嫩條。秦觀《江城子》詞:“西城楊柳弄春柔。”“弄”字下得很妙,形象生動鮮明。對此良辰美景,主人公信步走在花間小徑上,一股暗香撲鼻而來,令人心醉,春天多么美好啊!但是好景不長,清明過后,卻遇上陰霾的天氣,云霧籠罩著朱閣繡戶,猶如給女主人公的內心罩上了一層愁霧,使她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傷心往事。看來開頭所寫的春光明媚,并不是眼前之景,而是已經逝去的美好時光。不然和煦的陽光與云霧是很難統一在一個畫面上,也很難發生在同一時間內。“云鎖朱樓”的“鎖”字,是一句之眼,它除了給讀者云霧壓樓的陰霾感覺以外,還具有鎖在深閨的女子不得自由的象喻性。“鎖”字蘊含豐富,將陰云四布的天氣、深閨女子的被禁錮和心頭的郁悶,盡括其中。

      下片著重表現的是女主人公的春愁。這種春愁是由黃鶯的啼叫喚起的。大凡心緒不佳的女子,最易聞鳥啼而驚心,故唐詩有“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之句。試想一個愁緒萬端的女子,在百無聊賴之時,只好在午睡中消磨時光,午睡醒來,聽到窗外鶯聲巧囀。不禁喚起了她的春愁。黃鶯在何處啼叫呢?是在綠楊影里,還是在海棠亭畔,抑或是在紅杏梢頭呢?自問自答,頗耐人玩味。

      這首詞筆觸輕柔細膩,語言婉麗自然。作者用鳥語花香來反襯自己的惆悵,這是以樂景寫哀的手法。作者在寫景上不斷變換畫面,從明媚的春日,到陰霾的天氣;時間上從清明之前,寫到清明之后;有眼前的感受,也有往事的回憶。既有感到的暖意,嗅到馨香,也有聽到的鶯啼,看到的色彩。通過它們表現女主人公細膩的感情波瀾。下片詞的自問自答,更是妙趣橫生。詞人將靜態的“綠楊影里,海棠亭畔,紅杏梢頭”,引入黃鶯的巧囀,靜中有動、寂中有聲,化靜態美為動態美,使讀者仿佛聽到鶯啼之聲不斷地從一個地方流播到另一個地方,使鳥啼之聲富于立體感和流動感。這是非常美的意境創造。以聽覺寫鳥聲的流動,使人辨別不出鳥鳴何處,詞人的春愁,也像飛鳴的流鶯,忽兒在東,忽兒在西,說不清準確的位置。這莫可名狀的愁怨,詞人并不說破,留給讀者去想象,去補充。


  • 蝶戀花·畫閣歸來春又晚

    宋代歐陽修

           畫閣歸來春又晚。燕子雙飛,柳軟桃花淺。細雨滿天風滿院,愁眉斂盡無人見。

           獨倚闌干心緒亂。芳草芊綿,尚憶江南岸。風月無情人暗換,舊游如夢空腸斷。


    孤寂 , 傷春 , 回憶 , 女子

    翻譯

           從樓閣歸來,才發現今年的春天又遲到了。燕子雙雙齊飛,垂柳低軟,桃花已經凋零殘敗。落花像撩人的細雨灑滿了半空,和風習習充滿了庭院。獨自皺眉,滿懷的愁苦沒有人能感受。

           一個人孤獨地靠著欄桿,心思如麻又煩亂。芳草萋萋,回憶了一番江南岸。清風明月沒有感情,暗將人的模樣改變,昔日的游覽如夢一樣,哪里經受得起重提?我這里白白地極度悲痛。


    注解

           畫閣歸來春又晚。燕子雙飛,柳軟桃花淺。細雨滿天風滿院,愁眉斂(liǎn)盡無人見。

           畫閣:華美的樓閣。桃花淺:是說春晚桃花開殘,樹上的花朵顯得稀薄了。細雨:小雨。愁眉:發愁時皺著的眉頭。斂盡:收拾、整理干凈。

           獨倚闌(lán)干心緒亂。芳草芊(qiān)綿,尚憶江南岸。風月無情人暗換,舊游如夢空腸斷。

           心緒:心思,心情。芊綿:草木茂密繁盛。暗換:不知不覺地更換。舊游:昔日的游覽。


    賞析

           上片側重描寫女主人公從畫閣歸來所見的晚春景象。首句一聲“春又晚”的嘆息,惜春之情溢于言表。“燕子雙飛,柳軟桃花淺。”從這兩句可見歸者是獨歸,所以用此景反襯孤獨。“細雨滿天風滿院”此句既是寫景,又襯托出女主人公哀婉綿密的情感。“柳軟”、“細雨”兩句,具體描寫晚春時節令人傷心的風雨落花景象。“愁眉斂盡無人見”將女主人公的形象畫進了這幅殘春風景圖中,人景交融,凸顯了他的憂愁孤獨之狀。此片情景交融,將人的哀婉之情融進殘春風雨中。

      下片主要寫主人公的傷離怨別之情。“獨”字描繪出女主人公的孤獨寂寞,“亂”字則寫出她內心的悲涼愁思,表現其形單影只,心煩意亂的心境。“芳草芊綿,尚憶江南岸。”二句描繪她此時目之所及、心之所想,道出愁思的原因,點出離別相思之愁。“人暗換”不僅惋嘆當年志同道合之友風流云散,或死或老,也暗寓對朝政日非的憤慨,詛咒歲月“無情”,也暗含對朝廷的貶刺。末兩句點出傷春怨別的主題,一直抒胸臆結束全篇。此片主要是由景及情,直接抒發傷春怨別之情。

      此詞由景及情,情景交融,以凄婉纏綿的筆調,曲折盡意地抒寫了傷春女子的滿懷離思和一腔哀愁。


12345 21 GO
主辦單位:中國詞網 京ICP備18058427號-1 客服電話:010-6790290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審核時間:9:00-17:00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桂佳律師事務所
北京無戲天下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中國詞網
中國詞網

微信掃碼關注

網站建設:藍杉互動

福彩3d中奖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