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搞定詩詞的格律

格律詩詞.jpg

詩詞,很多人都喜歡寫上幾筆。然而,真正懂得詩詞格律的人卻很少,多數人只是字數對了,其他的,如平仄押韻等,一概不對。詩詞的格律看似很難,實際上很簡單,只要堅持把這篇文章看完,不出十分鐘你就能搞定它,哪怕你以前沒有任何基礎。

 平仄:從成語開始 

什么是平仄?我們都學過漢語拼音,這個貌似小學一年級就學的。漢語拼音有四聲:第一聲陰平、第二聲陽平、第三聲上聲、第四聲去聲。那么,粗略地說,“平”就是第一聲(陰平)和第二聲(陽平),“仄”就是第三聲(上聲)和第四聲(去聲)。也就是說,將四聲簡化為平仄兩聲。為什么說這只是個粗略地劃分呢,后面我們會說到,實際上詩詞里每個字的平仄,不是按現代漢語的陰陽上去四聲來劃分平仄的,而是按一種特殊的韻書叫平水韻的來劃分四聲,劃分的方法與現代漢語有一些區別。這個我們可以先不管它,我們現在先按現代的四聲來吧。

現在我們先來看成語。比如虎背熊腰、赤膽忠心、一馬平川、疾風勁草、井井有條、峰回路轉等等。這些成語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是什么呢?我們來看它的第二個字和第四個字,就會發現,第二個字和第四個字的平仄是相反的:虎背(仄)熊腰(平)、赤膽(仄)忠心(平)、一馬(仄)平川(平)、疾風(平)勁草(仄)、井井(仄)有條(平)、峰回(平)路轉(仄)。除了兩個不符合這個規律之外,其他的都符合。這說明什么問題呢?說明大多數成語符合這么一條規律:二四分明,也就是第二和第四字的平仄是相反的。我們如果翻開一本成語詞典,就會發現,大多數成語符合“二四分明”這一規律,比例有多高我未做過統計,但憑感覺來說,應該有70%到80%。這說明了如下幾個問題:

一、說明漢語存在一種平仄交替的聲律。因為如果不存在這種聲律,純粹按概率的話,這種“二四分明”的現象不可能有這么高的比例。

二、說明有這種平仄交替規律的成語更容易被人記憶。符合“二四分明”的應該與成語詞典里的一致,就是70%到80%。說明有這種規律的成語更抑揚頓挫、瑯瑯上口,容易讓大家脫口而出。

我們知道,成語大都產生于唐以前,早至商周時期,這說明,漢語的聲律是一個客觀的存在,不是人為硬性規定或編造出這么一個東西。這種平仄交替的聲律,就如舞步的鼓點,既有規律,又抑揚頓挫的富于變化,能達到悅耳美聽的效果。因此說漢語是形與音諧美的文字,漢語格律詩是形、音、意三者一體的完美結晶。雖然四聲和平仄是早已潛伏于漢語中的規律,但直到南朝,周颙、沈約等人才明確提出四聲的概念,沈約并把這一概念應用到做詩中,提出了“四聲八病”說。“四聲八病說”可以說是近體詩格律的前身。近體詩的格律,是在唐代成熟的。或者換句話說,近體詩(也叫格律詩)是在唐代形成的。

我們會聽到,格律詩有幾個名稱:近體詩、今體詩、舊體詩。近體詩、今體詩這兩個名稱,是唐朝人命名的,因為格律詩產生于唐朝,相對于更早的古體詩而言,唐朝人就把格律詩叫近體詩,也有叫今體詩的。舊體詩這個名稱,是五四運動以后,搞新文化運動的那幫人命名的,因為這時候又產生了一種新的詩歌體裁,就是白話詩,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謂的“新詩”。因為有了“新詩”,所以原來的詩就被稱為“舊詩”、“舊體詩”。但也有一些人對“舊體詩”這個名稱很不滿,認為隱含著“過時”的貶意。再順便說一句,一些寫新詩的人,對中國的傳統詩歌一概稱之為古體,這是不對的。古體和近體是兩種不同的詩歌體裁。

D987A87FBB4724114EF7119288F393CEC7C0AB33_size36_w1080_h631.jpeg

 格律詩的格律 

我們今天寫格律詩,不必再考慮“四聲八病”,只要符合格律就行了。下面就來講講格律詩的格律。

既然四個字有平仄交替、“二四分明”的規律,那么六個字呢?八個字呢?我們自然會想到,這種規律是不是可以延伸呢?事實上確實是可以延伸的。我們知道,常見的格律詩有兩種,一種是五字一句的,四句的叫五絕(五言絕句的簡稱),八句的叫五律(五言律詩的簡稱);一種是七字一句的,四句的叫七絕(七言絕句的簡稱),八句的叫七律(七言律詩的簡稱)。那么,有沒有六字一句的,或八字的一句的,或更多字一句的格律詩呢?理論上是可以有的,但極少見。六字一句的前人作品有少量,八字一句的則幾乎沒有,或者只見于某些游戲詩中。

我們先來看一首著名的五絕:

紅豆(仄)生南(平)國

春來(平)發幾(仄)枝

愿君(平)多采(仄)擷

此物(仄)最相(平)思

我們注意它每句的第二、四個字,會發現,和成語一樣,它的第二、四個字的平仄是相反的。我們再來注意它的第一、二句以及第三、四句的偶數位置上的字,會發現,平仄也是相反的。如第一句第二字為仄聲字“豆”,那么第二句第二字就相反了,是平聲字“來”。我們在這里提出一個“聯”的概念,所謂“聯”,就是詩的每兩句構成一聯。比如這首詩,就是由兩聯組成,第一、二句構成一聯,第三、四句又構成一聯;每一“聯”的頭一句叫出句,后一句叫對句。這里的“聯”與對聯有相同也有不同。不同的是,不一定非得對仗,相同的是,偶數位置上的字,平仄必須相反。比如第一句豆(仄)南(平),第二句來(平)幾(仄)。這種一聯中兩句的偶數位置平仄相反的關系,有一個專有名詞來形容,叫“相對”,也就是說,一聯中出句和對句必須是“相對”的。我們再來看兩聯之間的關系。比如這首詩的第一聯和第二聯,大家看出什么道道來沒有?嗯,有一個規律,就是第二聯的平仄與第一聯相反。

第一聯是:豆(仄)南(平)

來(平)幾(仄)

第二聯是:君(平)采(仄)

物(仄)相(平)

因為第二聯的平仄與第一聯相反,那么,也就是說,第二聯的出句(即前一句)與第一聯的對句(即后一句)的平仄相同。對這首詩來說,也就是第三句與第二句的平仄相同。這種關系,也有一個專有名詞,叫相粘”。

我們可以總結出這樣一個規律:格律詩的第二句與第一句相對;第三句與第二句相粘;第四句與第三句相對;第五句與第四句相粘;第六句與第五句相對;第七句與第六句相粘;第八句與第七句相對……這個規律理論上可以無限延伸下去。

看完這首五絕,我們再來看一首七絕。

月落烏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講了前面的五絕,七絕應該就是順延的事。我們知道五絕是“二四分明”,那么七絕就是“二四六分明”了。事實正是如此。

月落(仄)烏啼(平)霜滿(仄)天

江楓(平)漁火(仄)對愁(平)眠

姑蘇(平)城外(仄)寒山(平)寺

夜半(仄)鐘聲(平)到客(仄)船

我們可以看出:

一、偶數位置上的字,都是平仄交替的。

二、符合粘對規律。即第二句與第一句相對,第三句與第二句相粘,第四句與第三句相對。

許多不懂詩詞格律的朋友總以為格律很復雜,視作畏途。有人在寫教科書時也將格律寫得艱深古奧,令人退避三舍。其實學格律詩并不難,只是一層窗戶紙,一捅就破。茲簡要說明之。

 先說平仄 

眾所周知,字的聲調有平仄之分,按現代漢語音韻的劃分來看,第一聲和第二聲為平,第三聲和第四聲為仄。古代又有入聲字,入聲也為仄。如“衣”、“移”為平聲,“倚”、“意”為仄聲,“一”為入聲字,屬仄韻。

入聲字都是一些發音較急促的字,如:“急、竹、族、逐、讀、俗、出、覺、局、節、舌、石、敵、乏、得、識、國”等。

入聲字有許多衍化成現代漢語的平聲,但在格律詩中應用作仄聲。這是最令當代寫格律詩的人頭疼的事。不過,這樣的入聲字數量有限,常用的也就三百多個,掌握并不難。

格律詩多見七言與五言,分七絕、七律、五絕、五律,長詩通篇用律詩句式者稱為排律,六言詩較少見。

學格律詩,只要弄懂七律即可,其余可依次類推。

七言律詩有“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之說,因一句共七個字,第七個字或押韻或不押韻,押韻為平,不押韻為仄。第一、三、五字可不用管,即可平可仄;第二、四、六字要求較嚴,平仄分明。其中有規律可供掌握。

茲以魯迅一首七律為例看其規律:

運交華蓋欲何求,仄平平仄仄平平

未敢翻身已碰頭。仄仄平平仄仄平

破帽遮顏過鬧市,仄仄平平平仄仄

漏船載酒泛中流。仄平仄仄仄平平

橫眉冷對千夫指,平平仄仄平平仄

俯首甘為孺子牛。仄仄平平仄仄平

躲進小樓成一統,仄仄仄平平仄仄

管他冬夏與春秋。仄平平仄仄平平

(其中“過”可平可仄,“一”為入聲,屬仄)

兩句為一聯,首聯中第一句可押韻,也可不押韻;如果第一句押韻,則為平;第二句必須押韻,平;之后是隔句押韻。押韻字為平,不押韻為仄。

去掉可平可仄的第一、三、五字,和平仄已定的第七字,剩下的第二、四、六字平仄如下:

平仄平

仄平仄

仄平仄

平仄平

平仄平

仄平仄

仄平仄

平仄平

這樣一看,平仄的規律就很明顯了。

第一個特點是每句中總是兩平夾一仄或兩仄夾一平,這叫相間;

第二個特點是每聯總是平仄相對,上聯是平仄平,下聯必為仄平仄;或上聯為仄平仄,下聯必為平仄平。這叫相對。

第三個特點是聯與聯之間平仄相同,這叫相粘。

如果你打算寫首七律,決定第一句押韻,只要首句第二字的平仄定了,那么整首詩的平仄便可依次類推。

當然,所謂一三五不論,也不是絕對不論,要避免“孤平”(一句中只有一字為平)、三連平、三連仄(每句后三字全平或全仄)等詩病。當然,對于當代人來說,只要大體上掌握一下格律就可以了,有了好句子,出律也是可以的。偶爾一句出律可以,但每句都不合格律,只能說明作者對格律一竅不通。

七律弄懂了,五律就容易了。將七律的頭兩字去掉,便是五律的格律。

七律的前四句和后四句,便是七絕的格律;五律的前四句和后四句,便是五絕的格律。

 再說對仗 

對仗可以體現漢語獨特的語言魅力,對聯就是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七律、五律一般要求中間兩聯是對仗句。

上下兩句的對仗,要求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副詞對副詞、數量詞對數量詞代詞對代詞,虛詞對虛詞……嚴格說來,要求天文對天文,地理對地理,數目對數目,方位對方位,顏色對顏色,時令對時令,器物對器物,人事對人事,生物對生物,人名(地名)對人名(地名)……

對仗的學問較深,有工對、流水對、別義相對、本句自對、隔句相對等等。對仗的水平,代表了詩人運用語言文字的水平。

 三說用韻 

唐人所用的韻書為隋陸法言所寫的《切韻》,這也是以后一切韻書的鼻祖。金人王文郁編的《平水韻》,不僅反應了唐人的用韻準則,也成了后世詩人的用韻規范。

《平水韻》分上平聲、下平聲兩部分:

上平聲為:一東、二冬、三江、四支、五微、六魚、七虞、八齊、九佳、十灰、十一真、十二文、十三元、十四寒、十五刪

下平聲為:一先、二蕭、三肴、四豪、五歌、六麻、七陽、八庚、九青、十蒸、十一尤、十二侵、十三覃、十四鹽、十五咸

可見,平水韻與現代漢語音韻大為不同,今天“東”、“冬”是押韻的,但寫格律詩就不能通押;“來”、“回”在今天是不押韻的,但在平水韻里屬同一韻部。我上初中的時候,學習課本上的《石壕吏》,開頭四句為:“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語文老師告訴我們說:“課本上印錯了,應該是‘老婦出看門’,這樣才押韻。”其實在平水韻里,“村”、“人”、“看”同屬“十三元”,在一個韻部。在平水韻里,最麻煩的就是“十三元”和“十灰”,好多現在看來不押韻的字,卻在同一韻部,這可能是古今發音的不同所致。格律詩改革,我認為首先應該改革韻部,按現代漢語發音重新劃分韻部,沒必要像平水韻那樣搞得太復雜。

 四說填詞 

詞,初名曲、曲子、曲子詞。還被稱作詩余、長短句。作詞就是按照曲譜填上歌詞。曲譜叫做“詞調”或“詞牌”,但詞牌的樂譜基本上已經失傳,宋代以后的文人們填詞,只不過借助于詞牌的形式罷了。

前人按各詞調的字數多少分別稱之為“小令”、“中調”或“長調”。大部分詞調分成兩段,甚至三段、四段,分別稱為“雙調”“三疊”“四疊”。每段叫“片”或“闋”。“片”即“遍”,指樂曲奏過一遍;“闋”原是樂終的意思。

其實填詞難于賦詩,詞的平仄要求比格律詩更嚴,有的詞牌,每一個字的平仄都有定式,不得亂填。很少有人能記住各種詞牌的格律,只能按照詞牌的平仄、字句格式填寫。詞的句式,以四言、五言、七言較為常見,其平仄也有規律可循,五言、七言的平仄,一如近體五言、七言的平仄格式;四言多見“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二種格式。詞韻則比格律詩寬泛得多,如平水韻中的十四寒、十五刪、一先,可通押。《白香詞譜》、《詞林正韻》等資料可供參考。 

640.gif


圖文整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留言刪除。


分享到:
主辦單位:中國詞網 京ICP備18058427號-1 客服電話:010-6790290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審核時間:9:00-17:00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桂佳律師事務所
北京無戲天下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中國詞網
中國詞網

微信掃碼關注

網站建設:藍杉互動

福彩3d中奖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