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小瓊:我與我的打工詩歌

277920_500x500.jpg

第五屆海子詩歌獎評選結果近日正式公布。其中,主獎獲得者是四川南充詩人鄭小瓊。

1980年出生的鄭小瓊,于2001年遠赴廣東省東莞市,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寫作,其創作的詩歌和散文獨具風格,先后出版10部詩歌和散文集,獲得過國內眾多重要文學獎,其代表作《女工記》在國內廣受好評,后來出任著名文學期刊《作品》雜志社副社長。鄭小瓊接受了成都商報詩歌集結號的采訪。

詩歌集結號:請談一談這次的獲獎作品?

鄭小瓊:這組詩選自我最近完成的一部詩集,多年前我一直在想如何從工業中尋找詩意,人類自身智慧創造出來的事物如何變成詩歌中的意象與傳統,這是我在這本詩集中的探索主題。雖然現代派文學起源于城市,但是現代派還沒有消化城市的事物,將工業納入詩歌傳統是我表達的主題。

大約從七、八年前,我開始斷斷續續地寫,但是一直沒有找到方向,直到去年11月,一個偶然的機會,我似乎找到了方向,大約花了三、四個月時間,我完成了這樣一本詩集,如果算上從開始創作這本詩集的詩歌起,也有八、九年了,看上去時間跨度很大。

277921_500x500.jpg

詩歌集結號:從《女工記》《黃麻嶺》到《玫瑰莊園》,我們看到你寫作的一個跨度,是什么造成這樣的跨度?

鄭小瓊:我一直是一個做事很緩慢的人,對于一件事,我會慢慢地堅持,從來沒有想過如何去跨越,可能是流水線的生活造成我比較執著的性格。寫作《女工記》我花了接近六年的時間;《玫瑰莊園》花了接近十三年才完成;《黃麻嶺》接近五年。上一部詩集《玫瑰莊園》,大約在2002年完成了其中8首,中間陸續在寫,到2017年印出來。有人讀到這本詩集會說這是我的一本轉型之作,實際這種風格的詩歌我一直在寫。在寫作上,我是一個近乎固執的人。

詩歌集結號:你認為,以打工題材創作出來的詩歌有怎樣的特色,動人之處在哪里?

鄭小瓊:“打工詩歌”、“打工文學”出現在中國上世紀八十年代,伴隨中國先鋒文學同步出現,中國傳統的文學雜志以及評論中可以找到。創作這種題材的作者大多處于社會底層,聲音弱小者,被主流有意無意忽視著。

中國這幾十年的變化,“打工”這個詞語也是一個去歧視化的過程,大家從反對到接受,但在當時這個詞卻充滿“歧視”。我是從四川內陸鄉村到沿海工廠的一個進城農民,恰好經歷了這個去歧視化的過程。“打工詩歌”完整地記錄了中國這幾十年的社會變遷,這些詩歌寫作者以自己親身的經驗抒寫了這個過程心靈史。

詩歌集結號:在廣州、深圳等地還有大批打工作家,你如何看待這個群體如今的創作情況?

鄭小瓊:中國有數量龐大的打工者寫作群體,大概有幾萬人。從文本質量論,有高有低,卻很真實地表達了中國打工者、中國轉型、中國近幾十年發展的現實問題,這些詩歌被喻為“中國四十年來的詞語見證者”、“它包含了中國四十年來最真實、具體的社會經驗內涵”、“中國四億打工者的精神地震儀”。盡管四十年來,這個群體的詩歌一直飽受各種質疑、甚至打擊、各種污名化,使得一些寫這個題材的詩人迅速地與這個群體切割、避開,盡管這樣,這個群體的詩歌依然如草根一樣在中國迅速成長,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

詩歌集結號:作為來自四川南充作家,故鄉給你的寫作是否帶來過影響?

鄭小瓊:我正在創作一部關于故鄉的詩集。2013年《富春山居圖》上演之時,我在網上搜了這張畫,黃公望的這幅畫讓我想起故鄉南充。離家十幾年了,每次思鄉都與嘉陵江有關,我自幼在江畔長大。

《富春山居圖》喚醒了我的鄉愁,中國傳統山水畫讓我想起幼時隨祖母去廟里情形,想起龐家寨山猶若半島直入江中,龐家寨山上的絹紡廠,江邊坡地的竹林,外婆與祖母口中的諸多有關仙、精、怪等軼聞。 “廿載鄉心落夢痕,嘉陵江上陣云屯”,諸多感慨讓我想寫一部故鄉的詩集。

詩歌集結號:一個詩人最應該警惕的是什么?

鄭小瓊:一個詩人的寫作是對自我的確認,這種確認包括自己對寫作的理解,對自我價值觀的理解。到具體文本來說,是否達到自己預想的程度與效果。而自己的寫作是否被別人的言論綁架,或不由自主地靠近了別人評論的“自己”,而喪失自我,這是值得警惕的。需要將詩歌的“寬度”不斷拓展,這種寬度建立在詩歌語言與技術的基礎寬度之上,然后才是詩歌社會性等的表達。現實中對詩歌的確認恰恰相反,我們過多地談論詩歌“實用”的功能性,忽視了詩歌的內在與本質。

作者:陳謀

分享到:
主辦單位:中國詞網 京ICP備18058427號-1 客服電話:010-6790290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審核時間:9:00-17:00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桂佳律師事務所
北京無戲天下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中國詞網
中國詞網

微信掃碼關注

網站建設:藍杉互動

福彩3d中奖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