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把詩寫在天空和大地之間的,是國家電網人

275928_500x500.png

改革再出發的路上,精神是前進的號角和動力。新時代的電力精神體現在哪些方面?3月12日,本報記者就此采訪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副主席吉狄馬加。

記者:您能談一談您成長過程當中以及目前家鄉的用電情況的變化嗎?

吉狄馬加:我的家鄉四川涼山是一個歷史文化非常深厚的地方,也是我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有接近900萬人口。2018年春節之前,習近平總書記專門到涼山看望彝族群眾,給了我們極大的鼓舞和溫暖。

說到用電,我有親身的體會。過去涼山的社會發展水平很低,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剛剛結束奴隸制,到了1956年才進行民主改革。我出生在上世紀60年代,從懂事起我就知道,雖然城里已經能用上電燈,家里也有電爐,但是廣大彝族地區,特別是高寒山區還沒有電。我對電也有一種很特殊的感情。從小讀書,我就有一個體會,那時候我們在城里雖然電力不足,但還能有電,但是真正到農村去看望一些親戚時就發現很多地方根本沒有電。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現在家家戶戶都通了電。彝族是一個詩性的民族,就像我歌頌太陽、月亮和星星一樣,歌頌電給我們帶來的文明生活。

記者:彝族人很崇拜火,火和電的共同點是能帶來光明和溫暖。作為一名詩人,您能描繪一下對電的理解嗎?

吉狄馬加:彝族是追尋太陽和火的民族,遠古時期,我們燃燒火來驅趕蝗蟲。彝族人生下來就在火塘邊,我們在很長的時間里都把火看成很重要的精神象征。它是貞潔的,又代表著一種力量。

過去,無論藏族還是彝族都居住在很缺電的地方。所以,電帶來的光明就像是太陽。我寫的《雪域的感恩》就是贊頌當代送電人,把光明送到遙遠的地方。這里冰雪覆蓋,路也非常難走。我在青海工作時就有一個深切的體會,電不僅帶去了現代工業的成果,更重要的是帶去了黨的溫暖,對民族地區的關懷。這種體會可能是生活在城市里或者比較發達地區的人很難想象的。所以,我覺得特別要向國家電網多年來在艱苦環境下為他人奉獻的這些送電人致敬。

記者:您在青海工作期間為青藏電力聯網工程建設者寫過《把詩寫在天空和大地之間》,詩中包含哪些打動您的故事?

吉狄馬加:寫這首詩不是偶然,有兩個方面的機緣。

一個是我在青海工作時做了很多文化活動,特別是青海國際水與生命音樂之旅,彰顯中國在發展過程中同樣重視生態保護。這個大型音樂活動是在戶外,對電力供應的需求比較高。每次,國家電網都無私保障,包括專門架線、派駐應急供電車輛到現場。如果沒有電,世界性的音樂會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我特別感動的是在青海工作那么多年,國家電網公司從領導到普通供電員工為青海文化品牌的打造,默默做了大量別人看不到的特殊貢獻。

另外一個是青藏電力聯網工程的建設。它不僅僅在中國,即使在世界范圍內,電網架設的難度都很高。一方面表現出國家綜合國力的提升,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國家對西部地區的深切關懷。所以,真正把詩寫在天空和大地之間的是架設青藏電網的國家電網人。

記者: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在您心目中,國家電網人的形象和精神是怎樣的?

吉狄馬加: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奉獻,是我對電力精神的個人理解。

特別能戰斗主要體現在,新中國的工業起點很低,供電水平也不高,而在短短70年時間,若干代電力人的奮斗把光明送到我們廣袤國土的各處,送到海島上,送到雪山頂上,送到草原盡頭。這些不可想象事件的實現,源于特別能戰斗的精神。

特別能奉獻,我認為就是要吃很多苦,要做出很多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特別能奉獻在我個人理解中已經成為電力人多少年積累起來的精神財富。

當然,電力精神還應該有很多方面。它既是一種傳統,也是我們今后再出發的精神力量和源泉。

記者:國家電網公司現在致力于建設世界一流能源互聯網企業,最近全面部署建設泛在電力物聯網,您是怎樣看的?

吉狄馬加:我缺少這方面的知識,但可以肯定這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在互聯網時代的歷史性機遇。積極參與其中,我們才能真正立足,真正從一個大國向強國邁進。

在這個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都發生很大變化的時代,我覺得在經濟發展方面,我們不可能拒絕互聯互通的世界。我想我們只能加入,還必須是積極加入,才可能在全球經濟和社會發展非常復雜的狀態下占有先機。國家電網作為世界500強第二的企業,我想也代表了我國經濟發展的理念。我完全相信泛在電力物聯網的理念將會在全球經濟共享共榮的發展過程中,帶來很好的發展和收益。

記者:“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文化文藝工作就是培根鑄魂的工作。”您怎樣理解這句話?

吉狄馬加:文藝的作用是見證這個時代,真正地深入到人民的生活中去。但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鑄造人的靈魂,這是必須要堅守的神圣職責。

很多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說過,文藝工作者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在這個發展非常迅速的時代,各種思潮相互碰撞的歷史環境下,我們更要成為塑造人類靈魂的實踐者,寫出對社會歷史進程有推動作用的作品。還有就是我們必須真正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根植在這個偉大的時代。

記者:作為著名的國際詩人和彝族詩人,您怎樣看待國際性和民族性的?

吉狄馬加:任何一個作家或詩人必須首先立足于自己的土地,立足于自己民族的生活。我們要寫自己民族的生活、人民創造美好新生活的實踐。民族性是一個基礎,現在國際文化交流越來越多,我們必須堅定文化自信。

那么,中華文化真正在世界上產生影響也要具有國際性。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建設這樣的大的歷史背景中去下功夫。

另外,我們的作品要具有人類意識和人類性,這和我們立足土地、堅守生活是不矛盾的。我想只有把這幾方面的關系處理好了,作品才可能是民族的,同時也是世界的。我在很多地方說過,不是所有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其中優秀的部分才可能是。

記者:作為一名前輩和中國作協副主席,您怎樣看待現在特別流行的孩子們的詩?

吉狄馬加:我覺得任何一個小孩都是詩人,就像小孩在特殊年齡段都是畫家一樣,他們的想象沒有被制約。所以,小孩寫詩畫畫,我認為是個非常好的事情。當然,我覺得這個寫詩應該是一種天然的種情緒或者愿望的表達,我們不該去提過多要求。我們應該給孩子這樣一種空間,至于他們是否能成為我們說的詩人,那是另外一回事。

小孩看事物的這種角度是成年人是無法看見的,是一種天性。我非常鼓勵也非常希望能看到這樣一些小孩寫的作品。

作者:韓煦

分享到:
主辦單位:中國詞網 京ICP備18058427號-1 客服電話:010-6790290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審核時間:9:00-17:00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桂佳律師事務所
北京無戲天下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中國詞網
中國詞網

微信掃碼關注

網站建設:藍杉互動

福彩3d中奖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