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預告 | 海神的一夜:陳東東詩歌朗讀會

1.jpg

海神的一夜:陳東東詩歌朗讀會

嘉賓:陳東東

時間:2019年4月19日  周五 20:00

地點:南山區華僑城創意文化園2期A5棟120# 舊天堂書店

主辦:舊天堂書店、詩生活網

策劃:萊耳

執行編輯:梁小曼

設計:游擊隊女孩

活動免票,無需報名預約

歡迎到現場參與朗讀和傾聽

詩人及詩集簡介

2.jpg

陳東東(1961 -  ) 詩人,作家,出生并長期生活于上海,現居深圳和上海,最近出版的主要作品有隨筆集《我們時代的詩人》(2017)、詩集《流水》(2018)和《海神的一夜》(2018)。

陳東東到目前為止的寫作大概由短詩、長詩和組詩及文章隨筆構成。《海神的一夜》收錄陳東東從1981(大學一年級,開始寫詩的年份)至2017三十六年間的216首短詩,是其歷年來短詩作品的完整結集,呈現了他寫作面貌的一個重要側面。

3.jpg

海神的一夜

陳東東  著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8

相關評論

現代主義是一條不斷匯入的河流,有的乍到即入,有的要并行甚至繞道許久,然后才融入,T·S·艾略特和龐德就分屬不同的兩者。而且,對今日全球化的資本解構,后者更富預見,并命中要害。由此也可以看出,有時,現代詩的敘述,這一切引誘和魅惑,非唯詩歌的樣式決定,而恰恰取決于我們每個人對詩和現代意識的看法。觀陳東東迄今的寫作,我個人認為,他屬于后面的迂回者。而我比這更感高興的卻是,通讀其詩篇,你會發現,他在盡可能地排除那些強人時代日益彌漫而討厭之至的B.B.系統的“精英意識”,緊緊地梳耙著現實,唯一能保護自己的,除了我們頑強、淳厚的內心,沒有別的。(鐘鳴)

如果說海子本能地關注著本文的力度,那么陳東東則可以說是優美地專注于本文的快感。他的詩歌是本文的本文,洋溢著一種漂亮的、華美的、新奇的、將幻想性與裝飾性融于一體的、執著于本文表層的語言的光澤,猶如漢語詩歌的巴黎時裝。這種對文本表層的執著突出地意指著一種詩歌想象力的歡悅,一種從容、自如、優美、飄逸的詩歌感性。(臧棣)

繁富,精細,一萬道褶皺的深淵,陳東東的文本是當代寫作的圣景。(江弱水)

一個優秀詩人近四十年的短詩散發成的“語言夜景”,本身就如流轉不息的萬花筒。這本厚厚的詩集里,深深淺淺地藏著的許多細筆和精工,它們在等待會心的讀者。(顏煉軍)

先讀為快·摘自《海神的一夜》

它仍是一個奇異的詞

我知道這邪惡的點滴時間

    ——狄蘭·托馬斯

它仍是一個奇異的詞

竭力置身于更薄的詞典

指向它那不變的所指

它小于種籽,重于震顫著

碾來的坦克,它冷于

燙手的火焰一夜凝成冰

它的顏色跟遺忘混同

它依然在,沒有被刪除

夕陽底下,又一片

覆蓋大地的水泥廣場上

懷念拾穗的人們彎著腰

并非不能夠將它辨認

它從未生長,甚至不發芽

它只愿成為當初喊出的

同一個詞,擠破巖殼直墜地心

拖曳著所有黑晝和白夜

它不晦黯,也不是

一個燃燒的詞

依然匿藏于更薄的詞典

足夠被一張紙嚴密地裹住

它不發亮,也不反射

它纏繞自身的烏有

之光如扭曲鐵絲

而當紙的捆綁松開

銹跡斑斑的鐵絲刺破

它仍是一個奇異的詞

(2014)

度假

唯一的改變是一成不變

街巷依舊狹窄,來自天上的巨流依舊

在穿越幾片次生林以后又拐過季候

到小旅館窗下已顯得靜謐

水中懸浮的黃金錦鯉依舊不動

仿佛云眼里飛鳥不動的一個倒影

他們到來僅只是照例

就像航班照例延誤,飛機卻照例傍晚

降落,一盞打開往昔的燈,照例昏黃

燈下的茶碗和去年未及讀完的書

照例擺放在同一家餐廳的同一張桌上

打烊時告辭,小費也照例

銀行匯率跟空氣指數穩定于適宜

樹陰下的鞋匠鋪,民居樓里寂寞的書店

江堤上情侶推單車散步,他們的姿態和

莫測的表情,有如一部回放的默片

貓在報攤還是弓著往日的睡形

偶爾有雨,預料般重復上一場雨

斗轉星移世事繚亂,每一刻都展現

一層新地獄。然而仍有某種勝境

堅持記憶里終極的當初。那么他們就

臨時放下各自的武器,抽身去戰前

那間并無二致的酒吧。交火雙方對飲

酩酊,確認此刻為真——他們正在度假

(2016)

譯自亡國的詩歌皇帝

擱下鋪張到窒息的大業:那接近完成的多米諾帝國

一時間朕只要一口足夠新鮮的空氣

                  *

而突然冒出的那個想法,難免不會被激怒貶損

——萬千重關山未必重于虛空里最為虛空的啁啾

                  *

聲聲鳥鳴的終極之美更攪亂心

拂袖朕掀翻半輩子經營的骨牌迷樓

(2007)

蟾蜍

遠離監控般遠離詩人的井底生涯

這癩蛤蟆,坐上顯現出行星弧度的

大地頭蓋骨,更向往虛空里

金色的自由。而自由是不自由

自由的幻想性,牽扯于

行星的被迫運轉:向心力淪入

命運之黑暗。那未必不同于井底黑暗

黑暗中詩人書寫過黑暗

……黑暗中詩人,化身為他在

時代意識里洞見的黑暗:一副嗓子

一只癩蛤蟆,一個終于披掛上金色

飛升到高寒境地的蛙神

啊蟾蜍,卻又被良夜映回了

幽深的井底。當詩人吟詠

當玻璃井欄邊扮演妃子的廣告女郎是

新一代嫦娥,月亮和月亮里

陰影的自由,監控般為事物

提供照耀,如同電視劇,為打發

日常黑暗而去搬演了黑暗的日常

它必然要給予你陰影幻想

那金色的,那自由/不自由

那跳離頭蓋骨意外住進了

嫦娥子宮的癩蛤蟆詩人

虛空里——不僅蹲坐著一個向往

(2001)

海神的一夜

這正是他們盡歡的一夜

海神藍色的裸體被裹在

港口的霧中

在霧中,一艘船駛向月亮

馬蹄踏碎了青瓦

正好是這樣一夜,海神的馬尾

拂掠,一支三叉戟不慎遺失

他們能聽到

屋頂上一片汽笛翻滾

肉體要更深地埋進對方

當他們起身,唱著歌

掀開那床不眠的毛毯

雨霧仍裝飾黎明的港口

海神,騎著馬,想找回泄露他

夜生活無度的鋼三叉戟

(1992)

作者:陳東東等

分享到:
主辦單位:中國詞網 京ICP備18058427號-1 客服電話:010-6790290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審核時間:9:00-17:00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桂佳律師事務所
北京無戲天下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中國詞網
中國詞網

微信掃碼關注

網站建設:藍杉互動

福彩3d中奖秘诀